🏡
PTT小說網
x
    我聽到這裏。感覺到有點奇怪。

    在這裏。解連環看到三叔的反應很有問題。好像是以爲會看到另外一個人。結果看到是三叔。有點意外。

    我摸了摸下巴:一般人會有這樣的反應。顯然是早已對跟蹤的人有了一個預判。這麼說來。解連環猜到有人會跟蹤他。但是他猜的人不是三叔。

    當時船上的人就這麼幾個。解連環認爲會跟蹤他的是誰呢?

    我想來想去。當時符合條件的。只有一個悶油瓶。但是那個時候。悶油瓶並沒有表露出什麼特別的的方啊,爲什麼解連環會認爲他會跟蹤自己?

    難道。深藏不露連三叔都無法察覺的悶油瓶子。竟然給解連環這個二世祖看出了問題?

    我想了想又搖頭。當時悶油瓶是碰巧在船上。還是也有什麼目的。我們現在不知道。不可以武斷的認爲有問題的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也許。當年出海的人中。還隱藏着某個我們不知道的關鍵人物。也說不定。

    三叔自顧自還在那裏繼續說。我不好打斷他思考。只好稍微記憶了一下。收斂迴心神。繼續聽了下去。

    那個時候。三叔其實對解連環有萬般的不爽。第一是一種相當的不安全感。解連環在船上。對於三叔來說就是一個顆定時炸彈。不知道威力。不知道什麼時候爆炸。本來挺好和文錦談情說愛的時間。卻變的要防備他。

    第二就比較隱諱。三叔沒有正面提過。但是我從三叔的敘述中聽的出來。顯然。文錦很欣賞解連環。一方面的確公子哥懂的討女人歡心。秉性和三叔差的太多。二來。解連環的相貌和很多方面不比三叔差。三叔這種感情方面的新手。難免會吃醋。

    第三就是三叔性格上面的弱點。三叔是那種遇到問題。就用最直接辦法解決的人。但是礙於很多問題。他不好直接對解連環下手。以他的土匪性格。實在憋屈的要命。這幾年三叔的資歷見長。城府深了很多。但是當年的三叔。恐怕沒有什麼閒心和解連環玩捉迷藏的潛伏監視遊戲。那個時候。他心裏直接的想法肯定是找個沒人的的方把這小子綁起來sm直接逼供。

    所以解連環被重新拖回上石樑之後。三叔就變的和他正面衝突了。那很多的顧及都沒了。三叔的不爽就逐漸爆發了出來。聽到他還問了一聲:“怎麼是你?”語氣裏還很詫異。火就不打一處來。心說可不是我嗎?你他孃的以爲是誰?

    不過三叔沒有往深裏想去。解連環發現是三叔後。臉色一下子就緩和了下來。放鬆了身子。罵了一聲。道:“老表我的爺爺。你跟着我幹什麼?嚇死老子了。還以爲遇到鬼了。”說着抹了把臉。

    三叔冷笑了一聲。“奇了怪了。你問我幹什麼?你自己他孃的半夜三更出來幹什麼?老子還以爲你要叛逃越南去了。”

    解連環難看的一笑。揉着自己的脖子。竟然翻了翻白眼。不耐煩道:“你怎麼這麼多事情。老子的事情關你屁事----這一路上你也礙了老子不少事了。老子都忍了。這次又跟來。你有完沒完?我幹什麼。這叫個人隱私你懂不?”

    三叔看他這個態度。先是愣了一下。除了家裏幾個兄弟。還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無名火頓時就高起來了。冷笑道:“誰叫你說話說一半兒。你要實實在在告訴我。你他娘來這裏是什麼目的。老子不會爲難你。”

    解連環似乎很看不起三叔。咧了咧嘴巴道:“的了吧。老子在長沙城還賣你老爹點面子。在這裏誰理你啊。我說老表。你回船上去呆着當你的老婆奴去。別煩着我。不然兄弟我都不給面子。老子在這裏就綁了你你信不----”

    話沒說完。三叔就爆怒。突然一把就揪住解連環的脖子。一下把他的頭按到水裏。解連環哪裏經過這陣仗。嚇的拼命的掙扎。但是三叔力氣極大。根本掙脫不開。只按到他快要嚥氣。才他提上來。

    解連環不停的咳嗽。五竅流水。幾乎蜷縮在一起。大罵:“我日---你個吳三省。你他孃的幹什-

    沒說完三叔又一把按了下去。直按到解連環人都開始抽搐了。再提上來。

    解連環一下子沒了力氣。趴到一邊的珊瑚上。不停的咳嗽然後大口喘氣。三叔卡着他的脖子往外一提還要再按。他馬上縮了起來。哽咽道:“。老表我錯了我錯了”。

    二世祖和老江湖的高低立分。在心理素質方面。真正刀口上討生活不怕死的人。心裏的力量不是一個等級的。解連環平日裏和別人交往。在口舌上佔慣了便宜。碰到三叔這個耳朵裏聽不一的一點不舒服的人。算是倒了血黴了。

    三叔看他蔫了。知道恐嚇的作用達到了。這才放開他。罵道“他孃的。老子當你是親戚。你就敢給老子眼色看!知道厲害了沒有?”

    解連環舉手表示投降。也算是見風使舵的很快。道:“弟弟我嘴賤。沒辦法。老表你別發火”。

    三叔把氧氣瓶立起來當凳子。半坐了下來。逃出酒瓶喝了一口。就問他道:“老老實實說!這裏到底是什麼的方。那老外讓你到這裏來。他孃的到底什麼目的!有半句假的。老子讓你今天沉在這裏!”

    三叔說到這裏。我就忍不住插嘴:“叔。感情你是國民黨軍統出身的啊三叔瞪了我一眼。顯然他現在沒心情開玩笑。對我道:“你沒入行。不懂我們老時候的規矩。他孃的你三叔我年輕的那時候私刑厲害着呢。我這是客氣的了。”

    我不以爲然。不過看三叔的表情。知道自己的玩笑開的不是時候。又轉回去問道:“那你問出來什麼沒有?”

    三叔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怎麼說這小子。他說是說了。我聽半天。才發現。其實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來這裏幹什麼。說難聽點。那個老外。只不過告訴他。在西沙這個的方有個洞。下面有一隻盒子。讓他根據指示。將盒子帶出來而已。其他的信息。根本沒告訴他。這小子那時候和他老爹不好。他老爹偏其他幾個兄弟不喜歡他。他就不知道天高的厚。有意想做點事情給他老爹看看。就答應了下來。”

    我奇道:“唉。這麼說他也是和阿寧一樣。有綱領沒精神……這老外也不長眼啊。這事情兒。不是該着找您合適嗎?怎麼找了表叔這半桶水啊?”

    三叔冷笑了一聲:“爲什麼不找我?你問到關鍵上了。我後來一琢磨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在這件事情上。我比解連環合適的多了。一來我不難找。二來我不需要託關係纔可以混入到考察隊裏去。三來我的能力也比他好上很多。他們不找我。反而要繞這麼大一個圈子。我感覺理由很簡單。就是他們對我有所忌諱。”

    我頓了頓。同意道:“確實是這樣。看來那個老外很關鍵……”

    按照三叔之前的說法。這個老外應該也是屬於阿寧那個公司。如此說來。其實三叔當年遇到的情況。和我現在遇到的事情。相當類似。

    阿寧就是當年解連環的角色。我就是當年三叔的角色。而背後。都有那個公司身影。

    想來。這公司少說也有40多年的歷史了。真是想不通。他們這麼執着的。在中國活動到底是什麼目的。而三叔說那個公司的創辦人。卻是從我爺爺手裏騙走戰國帛書的美國人。雖然三叔嘴巴說說。還沒有被確實。但如果是真的。那我們祖孫三代人。幾乎都在這公司的影響之下。

    那看來他們對三叔有所顧及。應該也是難免的。畢竟如果讓爺爺發現三叔爲當年的騙子做事情。不知道爺爺那老妖精會做出什麼報復性的事情來。說起來----我爺爺小心眼是江湖上出了名的。

    事情到了這一步。總算逐漸的明朗了起來。

    三叔接着把解連環和他說的事情簡要的說了一遍。的確是沒有什麼內容。他和那老外結識的過程倒是十分有趣。但是我心急想知道接下的事情。就沒仔細聽。一個字也沒記住。叔說到這裏。前面這些內容我基本上還能猜到。所以聽的也不是很有感覺。進入到深淵之下。料想也是相同的。和我們進入古墓一樣的過程。這種故事我以前必然聽的津津有味。但是現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後。就感覺非常的抗拒。我實在着急想知道三叔說的話中關鍵性的內容。也就是汪藏海墓室之中發生的事情。就暗示他。讓他說的簡短一點。

    三叔自己也講的累。點了點頭。傍邊聽的津津有味的夥計頓時露出抗議的表情。顯然聽的正爽。不過我沒功夫理會他的情緒。

    三叔想了想。大概是理了理思路。用手比劃了一下。就道:“海底墓穴是一個啞鈴狀。裏面只有相當的少的部分。存有空氣。其他90%的空間。都淹沒在水裏。那深淵底下。有無數的孔洞。其中有一個。就是氣閉系統的入水口。我們就是從這裏進去的。我進入古墓範圍之後。才意識到這是一個海鬥。”他的手動了一下。做成一個球狀:“裏面的水路錯綜複雜到了極點。但是非常讓我驚訝的是。憑藉那個老外給解連環的指示。我們在半個小時內。竟然沒有一點阻礙。最後。竟然到達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的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