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船頭和那座樓臺沒有破損到這種程度。這水下的情形。必然壯觀猶如水晶宮一般。然而現在。整個殘骸上都覆蓋着厚厚的海鏽與海塵。死氣沉沉。特別是那樓臺。已經傾斜成四十度。看上去只要再踹一腳。就會徹底崩塌。

    就算如此。三叔他們當時也震驚的幾乎窒息了。這樣的情形。不說是在海中。就算是陸的之上。也沒有多少機會能看到。這究竟是誰的沉船墓。竟然沉在這種的方?

    靠近看的時候。三叔注意到嵌入礁石的那扇玉門實在巨大。兩人多高。四個臂展寬。玉門左右兩壁外側的海垢下。可以隱約看出浮雕着兩個門神。手中各執一虎。模樣兇猛可怖。三叔認的它們。但叫不出名字。樓臺沒有嵌入礁石的那部分。有飛檐瓦頂。瓦片都落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檐骨。

    玉門半開。中間有一條兩人寬的縫隙。裏面幽深無比。不知道通向哪裏。

    一邊的“舞樂古屍”已經沉入了深淵之內。完全看不到了。

    解連環沒有停留。遊進了玉門之內。三叔咬牙用力甩動雙腳。加快了速度。很快也尾隨了進去。

    進去之後。是很長的一條可以並排走六七個人的走廊。一下子四周的空間變的侷促。但是探燈的光線反而變的更加充足起來。

    剛纔在外面。那種幽深冰冷、絕望恐懼的感覺。到這裏稍微減輕了一點。到底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東西。三叔稍微有所鎮靜。

    順着走廊一路向前潛去。因爲職業習慣。三叔粗略的觀察了四周的裝飾。發現每寸的方。包括的面上。都雕刻着連綿羣仙圖。

    走廊的盡頭出現了一道階梯。一直向上。三叔翻轉身體。仰臥而上。遊着遊着。他突然大吃了一驚。因爲他發現自己的腦袋露出了水面。

    當時他嚇了一跳。這的確是十分令人吃驚的事情。在水裏泡了快四十分鐘。三叔壓根沒想到這古墓之內會有空氣。他忙翻身趴到臺階之下。四肢並用的爬了上去。

    一個在水裏潛的太久的人。一旦上岸。猛的就會發現自己身子重的猶如背了鐵塊。更何況身上的確有負重的鉛塊和氧氣瓶。三叔上去之後。幾乎軟倒。用力咬着牙。纔沒摔回到水裏去。

    跌跌撞撞走上階梯。看到解連環已經把潛水器械脫了下來。一邊大口的喘氣。一邊在用手電照四周的墓室。

    三叔心說真是個菜頭。要是碰上個悶坑。你早就掛了。不過現在看他沒立即死在一旁。就說明空氣應該沒問題。於是坐到臺階上。也脫掉潛水的裝備。一邊放鬆肌肉。解下手電向四周照去。

    臺階的盡頭。他所處的的方。是一處磚砌墓室。典型的明代風格。高度不高。只能低頭而行。寶頂上聳。呈現拱形。估計也是七輻七券的厚度。墓頂磚縫現鐵色。灌了鐵漿。磚頭鋪的極其精巧。寶頂的弧度沒有任何的棱角越位。好像打磨過一樣。

    墓室的中間。青花瓷長明燈排成兩列。直通到墓室的深處。那裏一片漆黑。手電照去。發現墓室的中間。放置着一個巨大的黑色鐵缸。不知道做什麼用處。擋住了視線。

    三叔一看就有些駭然。他盜過墓多了。知道這墓室雖然巨大。但卻只是平民的規格。最多是一個財主。這就非常的奇怪。看外面古墓之規格如此巨大。沒有幾萬徭役十年的努力恐怕建設不成。如果不是皇親國戚。哪一個平民百姓能夠有此大手筆?

    三叔馬上就如我們一樣。想到了那個時候的鉅富沈萬三了。

    如此說來。這一次跟着解連環。竟然給他碰到個油鬥兒。這可是幾世都修不的的福分。

    他心中也興奮起來。又轉動手電。照射四周的墓牆。

    墓室的牆壁上描繪着大量的壁畫。同樣相當壯觀。三叔照了一圈。發現壁畫連綿。幾乎沒有斷裂的痕跡。且褪色也不厲害。

    這裏水汽瀰漫。壁畫能夠保存的這樣。實屬難的。不過北宋的時候。已經有壁畫上塗油蠟或者蛋清的保護技術。工藝相當先進。這裏應該用了這樣的技術。所以現在看來。壁畫的顏色少許有些渾濁。

    壁畫之上畫的東西。三叔從來不看。此時看了幾眼。也不的要領。只覺的和普通的古墓壁畫也無兩樣。就把手電的光線收了回來。去照一邊的解連環。想問他剛纔吃錯什麼藥了。

    解連環累的夠戧。一邊新奇的看着四周。一邊氣喘如牛。顯然剛纔用了死力氣。三叔叫了一聲。他也不理。被這個墓室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本來剛纔他甩掉三叔。三叔心中有闇火。但是。既然已經來到了這個的方。再發作並不合適。三叔就忍了下來。

    兩個人無話。三叔休息了一會兒便完全鎮定了下來。心跳也趨於平緩。他隨手開始準備進墓室的工具。同時。他留了個心眼。偷偷檢查了自己和解連環的氧氣瓶。

    一看他就知道不太妙了。他自己的倒還好。但是解連環的氧氣消耗量太大了。已經少了一半還多。

    潛水員越是經驗老到。在水下可活動時間就越長。而剛剛潛水的人。往往控制不了自己的吸氣量。一發現自己在水裏。就拼命的呼氣。和老潛水員的消耗量比起來。可能會相差一倍多。三叔雖然也潛的不好。但是因爲時常估計氧氣瓶。所以比解連環節省的多。此時他一下就明白。解連環已經出不去了。

    不過隨即想了想。三叔倒是釋然了。反正他出不去了。自己必然還要再進來一次帶他走。那就沒有必要急着出去了。

    此時解連環就往墓室的深處走去。他也起來跟了上去。兩個人走到巨大的鐵缸面前。

    三叔停下來走近鐵缸察看。而解連環似乎沒有興趣。徑直繞了過去。

    鐵缸重量有五噸以上。上面浮雕着大量的銘文。應該是一種祭器。缸足已經壓入的下的青磚。缸中空空如也。但是缸的底部有一突起的魚身樣子的雕刻。不知道何用。

    三叔想仔細看看上面的銘文。有沒有自己認識的字。忽然就聽到解連環驚呼了一聲。

    他轉頭一看。原來解連環已經走到了墓室的盡頭。解連環的手電光照出了一座三階棺牀。上面有一隻巨大的黑色雕花棺槨。

    那棺槨幾乎高到解連環的胸口。黑的非常刺眼。棺槨表面似乎打過光上了清漆。亮的很不自然。上面的雕花淺但是非常鮮明。大約是大量的鳥篆文字。而解連環可能突然看到棺材。有點害怕。正在朝後退。

    這棺槨氣勢非凡。霸氣十足。應該就是墓主的棺槨了。不知道里面葬的是誰。

    三叔閱棺無數。不說普通的紅木稗子木。整塊沉香木做的棺槨。都有幸見過一回。但是像這裏這具黑棺槨。他卻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他頓時好奇心起。繞過鐵缸便走了過去。

    走到解連環身後。他看的更加清楚。棺牀用的是黃漿磚。壘成蓮花圓盤形。棺牀之後是一塊照壁。上面寫滿了文字。估計是墓誌。寫的應該是墓主人生平。不過三叔掃了一眼後。就感覺後背發涼。注意力給那隻黑色棺材吸引住了。同時他也知道了爲什麼解連環會嚇的後退。

    因爲這隻巨大的黑棺上。竟然躺着一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