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這樣荒誕的想法。起源於小時候的民間故事和一切不入流的低級傳說。大部分也是爺爺和他那一幫“文化素質”偏低的人朋友講給他聽的。這些東西當時就是純封建迷信。後來到了我小時候。三叔也講過不少來和我交換出去玩兒的時間。這些故事相當毒害我的心靈。我自己感覺自己自小那種令人討厭的“太極命”。就是由這裏產生的。

    在那種故事裏。經常會提到成精的事情。而且我爺爺他們也說到過一些古墓之內的和這個有關的東西。而在民間志怪裏面。精怪這種東西。又和風水緊密的聯合在一起。據說任何東西成精的條件。必須有一個可以吸收日月精華的所在。

    而這種所在。幾乎都會和古墓廟宇重合。所以爲什麼古墓之中要設置養屍棺。就是怕有靈性的動物潛入古墓盤踞在裏面。

    盜墓賊在潛入古墓之後。發現棺材上趴着奇異小狐狸或者蛇的例子。比比皆是。而陽位的寶穴。往往修建寶塔廟宇。以高僧的金身鎮塔。也是怕動物的侵擾。

    所以古人做事情。凡事都有說法。雖然這些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中國的東西。總是說不清道不明。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不過統治階級和老百姓其實是兩類人。天下無忽悠。中國沒有。亞美利加不會有。我印象最深的一個故事。應該是有真實的原型。那是我爺爺傳下來的。我爺爺和我說過一次。我三叔後來又說了一次。但是我三叔後來加工過了。大約是把古屍改成女屍。以增加刺激的程度。因爲對於男人來說。對女性總有一份敬畏。那時候我也沒看過聊齋。自然不會以爲他抄襲。所以年頭差了一點。很多事情都不一樣。

    那故事是說我爺爺幾個人。入的一古墓之內。朝代什麼就不作描寫了。開棺材之後。發現屍體相當奇怪。從來沒見過。屍體是一具古屍。不知道性別。腐爛雖然已經停止。但是顯然剛開始腐爛的時候相當厲害。整個棺材裏全是類似於蜘蛛網的東西。裹着花花綠綠的黴菌。那噁心就別提了。

    噁心歸噁心。咱們來這裏摸明器。不是來吃飯的。爺爺二話沒說。就開始套屍。屍體從裏面一扯起來。帶出來一堆綠水。味道難聞的嗆的爺爺幾乎嘔吐(你想我爺爺的鼻子是廢的。都聞的這麼劇烈。何況別人)。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從棺材的內壁裏。竟然長出了很多的根鬚。和屍體連在一起。幾乎是一個整體。扯都扯不動。

    此時爺爺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如果說屍體上長出東西來。那還好說。但是棺材的內壁長出東西來。就實在有點匪夷所思了。

    前走三後走四。如此情況。就是有點不妥當。這墓穴之中似乎也並沒有什麼好東西。爺爺當即就決定防火焚棺。不取而退。

    他們將棺材澆上桐油。一把火點燃。然後徑直就出的古墓去了。沒走幾步。就聽到盜洞之下傳來了空氣急速流動的聲音。聲音之淒厲。猶如女子的哭喊聲。聽的幾人不寒而慄。不敢停留就跑回了村裏。

    後來問了幾個老人。都說可能是棺材可能入殮的時候“不乾淨”。成了精了。如今放火燒了。燒的乾淨罷了。就怕燒不乾淨。那是遲早要報應的。還說凡是妖精必然會吸人的精氣。老底子有個滿哥兒出鬼哦。那人膽兒肥。睡在棺材板子上。第二天。也屁。整個人給吸在棺材板上都融在了一起。骷髏似的頭髮全白了。

    爺爺那時候年過30。倒是也信了點兒天命。隔幾日忐忑不安又回到穴處去看。果然發現那古墓之中的棺材。竟然不見了蹤跡。爺爺嚇的夠嗆。以爲真沒燒乾淨。心說怎麼辦。回家就請了人擺陣貼了些個符去避邪。結果一來二去。擔心了大半年也沒見棺材精來尋仇。

    後來幾年之後說起這事情。才知道是隔壁村兒的幾個青頭撿漏。把燒剩下的棺材拖了出去。劈了當柴燒了。這才釋然。

    但是這件事情當時鬧的雞飛狗跳。三叔當年已然記事。自然是印象深刻。就連我。也有着棺材會成精這樣深刻的主觀記憶。所以三叔一發現自己變老。自然而然。就琢磨到棺材成精上去了。

    當時他一想到這個。心臟又開始狂跳。鐵棺上的那種奇異的光澤。讓他感覺到渾身發緊。

    三叔向來自信。但是。他從來沒有被教過如何應對一隻成了精的“棺材”。

    他走到棺槨的一邊。看着自己乾枯的手。下意識的想再次將手放到棺材上去。看看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但是。只做了一個動作。恐懼就讓他停了下來。

    解連環的慘狀就在一邊。如果他猜錯也就罷了。但是猜對了。自己啓不是自己找死?兩個老成這樣的人。就基本等於宣告了死亡。而且在這裏死去。不知道何年何月。纔會有人來收屍。

    但是如果什麼也不做。雖然大體是能夠活命。可現在這樣的狀態。簡直怪物一樣。活命又有何意思。自己的一切都沒了。自己如何去面對文錦。面對看上去比自己還年輕的老頭子?這還不如死了痛快!

    猶豫不決之時。一邊蜷縮在的上的解連環卻突然大叫了一聲。用力將手電扔向了三叔。但是他根本就沒力氣。手電只摔上棺牀。玻璃摔的粉碎。三叔給嚇了一跳。忙把手縮了回來。磚頭一看。

    解連環艱難的從的上爬起半個身子。對着三叔嘶啞的大叫。但是他的聲音極其模糊。三叔看他的臉色。可怖的嚇人。感覺他似乎想說什麼。忙衝過去將他扶起。

    解連環顯然到了迴光返照的的步。渾身都開始散發出腐爛的味道。他死死抓着三叔的手。道:“別碰。。。。。。順序錯了。。。。。。不能先碰棺材!”

    三叔一聽。雲裏霧裏。問他:“什麼順序錯了?”

    解連環渾身發抖。含糊道:“。。。。。。要先看壁畫。。。。。。看壁畫。。。。。。沒時間了。。。。。。快!”

    三叔又是不明白。不過這個時候過多的琢磨也沒有意義了。他放倒解連環。隨便找了個方向。跑去。用手電去照去牆上的壁畫。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或者找什麼東西。他只是做了看壁畫這個動作。可頓時他就明白瞭解連環說的沒時間是什麼意思。

    牆上的壁畫。那覆蓋在外部的蠟層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揮發了。裏面的壁畫有一部分已經暴露到了空氣中。比他剛纔看到的時候淡了很多。而且。正在以肉眼能夠辨別的速度消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