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叔說的,我也早已經觀察到了,只是沒有說出來,一方面錄像帶並不清晰,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另一方面,我相信他很快就會意識到。

    果不其然,三叔暫停了畫面湊過去看,我也湊了過去,想看個仔細,確定一下。

    看了幾眼,我就斷定,毋庸置疑,霍玲在拍攝帶子時候的年紀,不會超過三十歲,倒不是說她長得年輕,而是那種少女的體態,不是裝嫩的女人能夠裝出來的,而且,我不得不說這霍玲實在長得很乖巧,難怪迷得考古隊裏的幾個男的神魂顛倒。黑白屏幕的表現力比彩色的要差很多,但是她那種有點迷茫的眼神和精緻的五官,還是能給人怦然心動的感覺。這樣的相貌,想來必定是十分的自信,自幼在衆星捧月中長大,遇到悶油瓶這樣的悶王不理睬她,她的反應倒也合乎邏輯。不過現在看來,這些反應也可能是裝出來的,如果真是那樣,這個女人想必也是厲害角色。

    三叔的臉色很難看,窩進沙發裏嘖了一聲:“一個是這樣,兩個也是這樣,他孃的,難道失蹤的這幫人全部都會這樣?他們之後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

    我想了想就搖頭,對三叔說也不能這麼武斷,這裏我們並不知道錄像拍攝的具體時間,看電話的款式也許是20年紀90年代前後,那離她在海底墓穴失蹤也沒有多少時間,我們不知道霍玲當時幾歲,如果她當時只有十七八歲,那就算過了十年也只有二十七八,不能斷定說她沒有變老。

    三叔沉吟了一聲,顯然沒有太在意我的話。而是將錄像繼續放了下去,我們繼續往下看。

    然而,讓我們想不到的是。繼續放了纔沒幾分鐘,突然畫面上就跳起了雪花。

    我們以爲是帶子的問題。等了一會兒,可是雪花繼續,三叔快進過去,一直到底,全部都是雪花。

    “怎麼回事?”三叔有點慍怒,他不擅長和電器相處,以爲機器壞了,就想去拍。

    我阻止住他。將帶子拿出,扯出來看了看,發現帶子沒有任何的黴變,就知道了怎麼回事:“被洗掉了。”

    從剛纔畫面的連續性來看,後面應該是有內容的,如今突然間變雪花,顯然是被洗掉了。

    帶子拿來一直就沒人動過,錄像機也剛剛買來,不可能是誤操作,那帶子應該是在寄出來之前就被洗掉的。然而如果是故意的話,爲什麼不把前面的也洗掉,非要留下那麼匪夷所思的一段?難道後面的內容我們不能看嗎?

    我和三叔面面相覷。都完全摸不着頭腦了,悶油瓶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耍我們?這也不太可能啊,這小哥不像是那麼無聊的人啊。

    三叔想了想,又讓我把帶子放了進去,倒回去重新看,想仔細看看是否其中有剛纔沒有發現的東西。因爲前面有一段是快進的,不仔細看看終歸有點心虛。

    這一次我們是實打實一秒一秒地看了下來,房間裏鴉雀無聲,如果眼神有力量的話。那電視機可能會給我們瞪爆了。然而,一路看下來。眼睛都瞪得血紅,仍舊沒有發現任何能夠讓我們產生興趣的線索。

    之後我們又播放了另一盤錄像帶。然而,這一次更離譜,那完全就是一盤空白的帶子,裏面的東西全部是雪花。我們來回看了兩次雪花,只覺得人都暈了起來。

    剛開始看帶子的時候十分興奮,看完之後卻是萬般的沮喪以及迷惑。我剛開始甚至以爲可以看到青銅門裏的情形了,然而,沒有想到的是,裏面竟然是這麼莫名其妙的畫面。

    關掉機器,我和三叔就琢磨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然而兩個人想了半天,發現這事情完全沒有入手的地方。

    我告訴三叔昨天我查到的信息,這帶子是來自青海的格爾木,那麼,可以這麼認爲,悶油瓶在青海給我們寄出了這一份包裹。那麼,他現在人一定是在格爾木這個城市裏。那是否可以認爲,這兩盤帶子是他在格爾木找到的?然後,寄給了我們。

    這也完全無法肯定,不過,從這個帶子裏,倒是能知道一個問題,就是,那批人在海底墓穴中失蹤,顯然並不是死亡了,他們在20世紀90年代還活着,但是,行爲有一些反常。這批人中的大多數應該死在了雲頂天宮裏,我這個沒和三叔說,怕他崩潰,因爲裏面可能會有文錦。

    之後又逼着自己看了幾遍,實在是看不出問題來,三叔還要繼續看錄像帶,我就先回去補回籠覺了。後來三叔將帶子翻錄了一盤,將母帶還給了我,說自己去研究之後幾天,潘子聽說三叔醒了過來,就到了吉林,將他接走。

    這一次三叔的生意損失巨大,夥計抓的抓,逃的逃,三叔在長沙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不過三叔自己並不在乎,對於他來說,錢這種東西也只是個符號而已。臨走三叔對我說,這事情如果還有下文,讓我也不要去管了,我之前完全是命大,而且身邊有貴人在保我,事不過三,老天不會照顧我這麼久,好好做好自己的鋪子是真,以後他的那些產業,說不定還要我去打理。

    我表面點頭,心說得了吧,你那種生活我恐怕無命去消受,還是幹我的老本行比較實在。

    說話休繁,三叔走了之後,我也預備着回杭州,只是也沒在吉林好好待待,於是時間拖後了幾日,聯繫了幾個附近的朋友,一來是放鬆一下,二來是敘敘舊。

    我有幾個大學同學在長春,於是他們趕了過來,幾個人到處走走,聊聊以前的事情,我的心情才逐漸地積極起來。後來又去周邊的城市走了走,逛了逛古玩市場,幫他們挑點古董,一來二去,又是兩個星期。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變得有點不拘小節,以前花錢還還個價兒,現在只覺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簡單,不過這樣着,身邊的錢就日漸少了下去。

    幾個朋友都奇怪我的變化,鐵公雞也會拔毛,實在想不到,都問我受了什麼刺激了。

    一次吃飯的時候,我就挑着精彩的,和那幾個人說了我經歷的事情,也算是吹個牛,說完之後,竟然沒一個信的,其中一人就笑道:“你說下到海底的那幾人,是否就是你讓我查的那張照片?”

    我聽得他說,這纔想起來,以前我在網絡上找到過一張照片,下面有“魚在我這裏”,當時我就是託這個人去幫我查過,後來只查出是在吉林發在網上的,後面就不了了之。

    現在想來,倒也奇怪,網絡這個東西真正發達起來,也就是這幾年,到底是誰發的呢?

    既然想起來了,我就問那人後來還有沒有查到更多的東西。那人搖頭,顯然並未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說道:“這樣的照片太普通了,而且年代太過久遠,那個年代的資料也一般不會上網,我只能通過技術手段,那個ip地址是唯一能查的東西。我感覺,你如果真的要查,不如去國家檔案局,查查哪一支十一人的考古隊伍在二十年前失蹤了,可能會知道更多的東西。”

    我沉吟了一聲,這倒也有道理,一旁就有個人更正道:“你記錯了,我也看過那照片,是十個人。”

    那人搖頭道:“不對,我感覺是十一個人。”

    我心裏一跳,問他道:“爲什麼?”

    那人笑道:“照片裏拍好的是十個人,但是,不是還有一個拍照片的人嗎?你們難道沒想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