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除了遠處水泄的隆隆聲,幾乎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這一聲說話聲極其突兀,突然一響,我猝不及防,嚇了一身冷汗。

    第一個反應就想到了是不是三叔的人,心說難道這裏還有幸存者?

    Wшw● ttkan● c○

    剛纔的聲音,能肯定是人在說話。我知道我不是幻聽了,我之前沒有期望過還能碰上一個活人,是人就讓我稍微心安一點。我停止動作,探頭往胖子身後看去,然而後面全是堆起的乾枯樹枝,交錯不清,光線又差,什麼也看不清楚。

    應該是三叔的人,我有了一個念頭,這林子不可能有其他人,如果突然碰上一個人,最有可能的還是三叔的人。也許就是這個剛纔在叫我,然後在我跌下泥潭之前就被水衝到這裏來了,聽剛纔的話,似乎他在和別人對話,那可能還不止一個人。

    “誰在那裏?”我叫了一聲,眯起眼睛使勁地看着那個方向,如果在這裏碰見三叔的人,那真是老天保佑,可以知道三叔的下落和遭遇了。

    然而等了一會兒,胖子身後卻一片寂靜,沒有任何迴音。那邊的樹枝遮掩下的獸口也沒有動靜。

    我立即警覺起來,心裏出現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於是就摸到邊上一根長條的木棒,抄起來端着,然後慢慢往那裏靠去。可才走了幾步,我就聽到從樹枝堆的深處,又傳來了一個幽幽的聲音:“小三爺?”

    那聲音非常的怪異,說得極快,不過確是一個人的說話,而且是在叫我的外號。我頓時放了心。那肯定是三叔地人。而且肯定還認識我。

    我一下就鬆了口氣:“是我!”立即過去,扒開樹枝堆地空隙,邊扒邊問:“誰在裏面?是不是被困住了,別擔心,我馬上來救你!”

    “小三爺?”深處又問道。

    “是我!是我!”我叫起來,一邊把樹枝堆扒出了一個洞,從樹枝間地縫隙中探了頭過去,去找深處的人。

    扒開了很深一段距離。什麼人也沒有看到,裏面全是腐爛的樹枝,那裏邊的人卻沒有說話了,我覺得奇怪,就用長沙話罵了一聲,道:“嬲你媽媽別的,到底誰在裏面,你搞什麼鬼,說句話告訴我你在哪個位置。”

    叫了幾聲。還是沒有迴音,我又感覺有點不對了,聽那人的聲音不像是受了傷或者不能移動的樣子,聽到我這麼說怎麼樣也應該過來了,怎麼會叫了這麼久無動於衷?難道他聽不清楚我在說什麼?還是他也意識模糊?

    想着我就忽然意識到。雖然我自己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但是剛纔沼澤中全是黑氣,這裏也必然會有一些。這人可能也是被蛇咬了,如果中毒很深。肯定是神志不清的;就是沒被咬,也可能因爲剛纔水流地關係撞壞了腦袋,聽不清我說什麼。

    想着我就不叫了,咬緊牙關,猛往裏挖去,想挖到他再說,要是對方確實也中毒了,那麻煩就大了,我一個人照顧兩個可不成,不過又不能不管。

    這片樹枝堆有六七米高,看着不大,但是在裏面挖出一個洞找東西也相當的困難。我忍着劇痛,用手扒着那些樹枝,花了兩三分鐘才挖通一個空間,立即我趴着探頭過去,往那聲音傳出的地方看去。

    我原以爲會看到一個人靠在哪裏,然而,讓我目瞪口呆的是,樹枝堆內竟然什麼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人,後面竟然就是獸

    “怎麼回事?”我罵了一聲,話音未落,忽然就從我挖出的樹枝堆洞的邊上,又傳出了一聲幽幽的,猶如鬼魅一樣的聲音。

    “小三爺?”

    那聲音幾乎就是在我耳朵邊上叫了起來,我嚇得頭皮一麻,幾乎從樹枝堆上摔下去,猛轉頭一看,就發現我挖出洞的一邊,樹枝交叉內地黑暗中,竟然和我一樣趴着一個人,縫隙中露出了一對血紅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

    第三十七章第三夜:窺探

    我身邊沒有照明的東西,樹枝之內是封閉的空間,是一個死角,在這種光線下是很難看清裏面的情況地。我盯着那血紅地眼睛,只感覺喉嚨發緊,一時間也忘了反應,直直地和他對視。

    對視了幾秒,我便發現了不對,這眼睛的血紅似乎不是一般地血絲瀰漫,而是真的被“血”染紅了,那血色甚至滲出了眼眶,而且那眼睛根本不眨,好像凝固了一般。

    活人可以不動,但是絕對忍不住不眨眼睛,這是一個常識,我立即心中起疑。

    摸索身上,摸出幾隻火摺子,擰掉防水地蘆葦稈,打起來後小心翼翼地往那方孔中送。

    靠近孔口,裏面的情形就照了出來,我一看之下,人整個就驚了,從腦門到腳底一下全涼了。

    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張猙獰的怪臉,已經有點發腫了,這甚至不能說是一張臉,因爲他的下巴已經沒了,整個臉的下半部分不知道被什麼撕走了,血肉模糊,整條舌頭都掛在外面,沒有下巴的連接,舌頭直接從咽喉裏出來,看上去奇長無比,好像一條腐爛的蛇。

    這是一個死人了,我一下就想吐,好不容易忍住,感覺一陣毛骨悚然。

    看此人的髮型和裝備,顯然也是三叔的人,死了也不長時間,應該是被水衝進來卡在這堆樹枝內的。但是,如果這是一個死人,那剛纔叫我的是誰?

    我立即再次看向那屍體,這時候,火摺子卻燒完了,那猙獰的臉孔重新隱入黑暗,我只看到那血紅的眼睛還怨毒地瞪着我。

    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都起來了,看了看四周。這是黑漆漆的地下水池。沒有任何其他人在四周的樣子。而且剛纔我也沒有聽到任何人移動地動靜。

    冷汗刷刷地下來,我地脖子有點發硬,忽然意識到不妙,這裏肯定發生了詭異地事情,我不能再留在這裏了,不管怎麼樣我必須帶胖子立即離開。深吸了一口氣我爬了回去,解開自己腰上剩餘的幾條結實的藤蔓,套在腰間。就探身下去,抓住胖子的手往上拉。

    胖子實在太沉了,加上他的衣服泡了水,簡直猶如鉛塊,我只有一隻腳能出力,拖了幾下幾乎紋絲不動,自己都要滑下去。

    我知道用手拉是沒有辦法了,看了看四周,看到胖子身上也還繫着我做的簡易拖架。把拖架的藤蔓綁在自己身上的藤蔓上,用木棍打了個套節套在胖子地腋下,橫過他的腋窩做了個類似擔架把手的東西,另一端撐在地上,就用自己的體重加上力氣。像黃河縴夫一樣咬牙往上拉。

    這是建築學裏的三角力學。當時老師教我們怎麼用一根棍子和一條繩子配合自己的體重做牽引吊具。

    有我體重的幫助就好多了,我扯住藤蔓一點一點地往井道里跑。水裏的胖子被我一點一點提起來,最後終於把大半個人擡出了水面。但是此時我腰間的藤蔓幾乎把我折成雙截棍了。

    我找了一條比較粗地石頭縫隙。將我備用的木棍卡進去,將腰間的藤蔓拉了過去,固定住胖子,然後再爬回水裏,將胖子的雙腳擡上來,拖過來到達安全區域,然後解開他身上的藤蔓拖架,看樹枝堆中暫時沒有異狀,立即就給他做心肺復甦。

    我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動作都是連續劇裏看來地,只記得如果心臟停跳,極限時間是八分鐘,八分鐘內救活地可能性很大。現在胖子還有微弱的脈搏,呼吸微弱,這應該是中毒症狀,不知道心肺復甦是否有用。

    搞了幾下不得要領,也不知道對不對,只能硬着頭皮做下去,又按了不到兩三分鐘,忽然胖子一聲咳嗽,整個人抽搐了一下,又吐出了一團黃水。接着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胸部開始起伏起來。但只吸了一兩口,他又翻起了白眼,呼吸又微弱了下去。

    我看了看他脖子上地血孔,顯然這毒蛇確實厲害,這一口咬的分量精確,胖子形同廢人就是不死,只要這體內地毒不去掉,怎麼救胖子都沒用。我脫掉自己的衣服,在水池裏撈了點水,用匕首切開他的傷口,洗了一下放出黑血,接着一邊繼續給他按胸口,讓他能堅持下去,一邊琢磨該如何是好。

    只按了兩下,我忽然聽到背後又傳來一聲陰惻惻的聲音,同樣是在那樹枝堆之內。

    情急之下,我沒有聽清楚說的是什麼,但是聽着耳熟,這一下子把我嚇僵了,我猛地再次回過頭,用礦燈去照看方纔我在樹枝堆上挖出的洞。

    隱約看到那血紅的屍眼還是呆滯地看着我,冰冰涼涼,看着讓人萬分的不舒服。而讓我頭皮一麻的是,我看到那屍體的舌頭,竟然在動。

    第三十八章第三夜:毒舌

    我暗罵了一聲,心說他孃的真是倒了血黴了,難道這也詐屍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豁出去了,心說就算是詐屍,這新鮮糉子也沒有下巴,它也咬不死我。正欲大戰一場,忽然就看到在那舌頭下,探出了一隻火紅的蛇頭,拳頭大小,頭上有一個巨大的雞冠,那蛇頭一扭動,整條蛇就從舌頭下爬了出來,爬到樹枝堆上。

    我和胖子所在的井口,離那樹枝堆也不到兩三米的距離,這蛇蜿蜒爬到樹枝堆上之後,順着樹枝堆上橫生的枝丫就慢慢遊了下來,蛇身頗長,足有一米多,比咬死阿寧的那條還要長點。

    這蛇顯然是躲在那樹枝堆內的屍體裏的,被我驚動了。

    那蛇很快就順着樹枝堆爬上石壁,石壁很不平滑,它順着石壁就如同壁虎一樣悄無聲息地往我們爬了過來。我一看糟糕了,我根本沒有時間來避開,情急之下我悄悄從井口上滑了下去,縮進了水裏。

    我離樹枝堆已經有兩米多了,馬上往上看去,只見那蛇被胖子吸引了注意力,邊上就是胖子所在的井道口,它順着石壁堆一路往下,到了井道口,立即發現井道里的胖子是個活人,停了下來,轉動了幾下頭部。

    我的心馬上吊了起來,心說:它該不是要咬胖子,這不太可能啊,胖子像死魚一樣躺着,如果不驚擾蛇,蛇不會主動去咬東西的,畢竟毒液是很寶貴的。

    看着那蛇忽然又動了起來,爬到了井道內直奔胖子的頭部,竟然盤到了胖子的額頭上,好像要往胖子嘴巴里鑽。

    我一看壞了,它又要進去給胖子補充蛋白質了,立即想找什麼東西砸過去將它趕開,卻發現在水裏什麼也摸不到,只好用手甩起水花,去打那蛇。

    這真是個愚蠢的決定,如果是別的種類的蛇可能一下就被嚇跑了,但我忘記了這蛇是有邪性的。那蛇被我的水一拍,一下鑽了出來,立即就發現了我。它直起蛇身,雞冠直立,發出了一連串“咯咯咯咯”高亢的聲音,似乎在威脅我。

    我一看還以爲有效果,繼續拍水,還沒等我拍起第二個水花,忽然那蛇一個收縮,接着猶如離弦之箭一樣竟然飛了起來,躥出井道口,貼着水面一個非常優美的“8”字舞動,幾乎不到一秒就衝到了我的面前。

    我只看到紅光一閃,條件反射就用手去擋,那蛇整個地盤上了我的手臂和肩膀,只感覺竟然有手臂粗細,鱗片滑膩非常,那一剎那我幾乎看到了它的毒牙,腦子立即嗡的一聲,大罵了一聲往外甩去。

    那是瘋了一樣的動作,這一甩應該是用出了我全部的力氣,蛇竟然真的給我甩出去了好幾米,但是它沾到水突然就一個迴旋,尾巴拍水又彈了起來,貼着水面又來了。

    我轉頭就逃,用盡全身的力氣撲騰開來,往前一躥就扎進水裏改變方向連遊了好幾下,鑽進了樹枝堆下的空隙躲了起來。

    一直躲到實在憋不住氣了,才從水裏探出來,我努力壓低劇烈的呼吸,往四周看,想看看是否騙過了那蛇。

    我心中想的是蛇始終是畜生,總不會人那一套東西,這種簡單的小計謀總能起點作用。

    着實讓我意外,我看了一圈,水面上沒有那蛇的影子,似乎是沒有追來。

    我心裏鬆了口氣,心說“小樣的!小命算是撿回來了”,剛苦笑,嘴巴還沒咧開,在我腦後,忽然又有人陰惻惻地冷笑了一聲。

    我已經經不起驚嚇,立刻遍體生涼,回頭一看,看到那條血紅色的雞冠蛇直立在我的腦後,怨毒的黃色蛇眼居高臨下地看着我。

    我一下喉嚨窒息,立即就想潛入水裏,卻看它雞冠一抖,忽然發出了一個幽幽的聲音:“小三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