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怎麼可能?”我看着文錦,搖頭表示無法理解,文錦身上的香味,確實就是禁婆的味道沒錯,但是要說她很快就會變成禁婆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你沒法接受,我也不怪你。”文錦幽幽地嘆了口氣,“當初我們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也無法相信。”

    我還是搖頭,這時候完全無法思考,只覺得一切都亂得離譜了,如果之前我所整理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是事件的碎片,那文錦給我的這些信息好比一隻大錘,將這些碎片全部都敲成了粉,現在連任何拼接的可能都沒有了。

    “那個它對你們做了手腳,使得你們無法變老,但是,卻會使你們變成那種……那種……怪物?”

    文錦點頭:“按照我的經驗,從身體內部開始變化,到完全變成那東西,只有半年時間,我們稱爲‘屍化’。第一個屍化的,是一個女孩,當時我們看着她一點一點變成那種樣子,實在太恐怖了,這種感覺就好像,你的身體省略了‘死亡’這個步驟,直接從‘活人’變成了‘屍體’。”

    “可這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我問道,“有沒有辦法可以治?”

    文錦搖頭:“‘屍化’發生的時間完全沒有規律,唯一的信號就是這種氣味,我們推測這種奇怪的變化,可能和西沙下的那個古墓有關。當時第一個想法,是否這是一種古老的疾病,一直被封閉在這座古墓中,我們受到了傳染,後來研究了之後發現不是,但是,這種現象肯定和汪藏海有關。”

    “這就是你們研究汪藏海的原因?”

    她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們在格爾木的地下室裏被困了相當長的時間。逃出去的過程相當複雜,文錦雖然也對我簡要地敘述了,但這是另外一個故事。這裏就不長篇贅述了。

    逃出之後,一開始他們受到了一羣陌生人的追捕。他們無路可去,經過了一番顛沛流離,他們重新潛到了療養院,卻發現人去樓空,療養院裏所有的東西都被搬空了,他們什麼資料都沒有發現,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誰囚禁了他們,又是出於什麼目的。爲了逃避這股莫名的力量。他們決定反思維而行,選擇了這個被廢棄的療養院作爲藏身之所,一邊調查汪藏海的歷史,一邊躲避那批人的追查。

    之後便有了後面的事情。

    說到這裏,我就問他們道:“那麼,你們是認爲,在這個鬼地方,有什麼辦法可以治療這種‘屍化’?”

    “我們根據大量的細節推測,汪藏海追查的是戰國帛書中記載的,一種關於成仙的技術。但是顯然他從古籍中復活的這種技術並不成熟,我們可能成爲這種不成熟的東西的實驗品,雖然我們可以永葆青春。但是效果很不穩定,最終都會變成怪物。”文錦道,“汪藏海這一生追求的必然是完善這種技術的方法,我想這裏是他的最後一站,戰國帛書中的記載來自這裏,那麼這裏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和霍玲發生了分歧,那一次她自己帶人進入了這裏而我選擇了等待。我一開始以爲她死了,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她竟然回來了。但是顯然她並沒有成功,當時她的屍化已經開始。她開始健忘,開始情緒失控。她的新陳代謝越來越快,最後還是變成了那個樣子,整個考察隊只剩下了我一個人,等待着未知的命運。”

    “我本來想一直隱藏下去,但是在一個月前,我終於聞到了我身上發出的味道,知道最後的宿命到來了,我必須把這一切做一個了結。你的三叔,裘德考背後的那個‘它’。”

    “可是,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想起來,問道,“爲什麼你要寄錄像帶給我?”

    “寄錄像帶給你的,不是我。”文錦正色道,“這又是一個缺失的環節,我看到你出現在隊伍中的時候,相當的驚訝,所以讓定主卓瑪把你也叫上了,從你的出現,我就推斷出‘它’已經滲入了我的計劃中,所以我向你們提出了警告。它把本來我發給裘德考的那盤帶子,寄給了你。”

    “它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清楚,也許它並不希望裘德考成行,它希望有一支由起靈、解連環和你組成的比較單純的隊伍。我也只能推測。不過,這一次解連環用了非常厲害的計謀,陰差陽錯地使得我的計劃還是成行了。“它”一定也在判斷,我到底是這麼多人中的哪一個。”

    我揉了揉臉,感覺思路稍微清晰了,問道:“那你到屍變,還有多少時間?我們還來得及嗎?”

    她握着我的手道:“你別擔心我,已經到了這裏,我接受命運的一切安排,不管是好是壞。反正,這裏就是我的終點,也是起靈的終點,更是解連環的終點,你要考慮的是你自己。”

    我看着他們,心說你們都不出去了,這怎麼可以。這時,就聽到我們做的屏障外,忽然有人輕輕地敲了敲石頭,一人咳嗽道:“裏面是不是有人?”

    我立即警覺起來,悶油瓶靠過去,我立即叫道:“小心,可能是蛇,這裏的蛇會說人話!”

    外面那聲音立即道:“是不是太天真?”

    悶油瓶讓我放心,蛇不會和你對話,說着撤掉屏障,立即我就看到一張滿是淤泥的臉,原來是胖子。再一看,他後面還有好幾個人,都是三叔的夥計,其中還有那個黑眼鏡。

    胖子一臉的淤泥,道:“果然你在這兒,咦,小哥你也在,哎,逮住了?”

    我心說你別發出那麼多象聲詞了,胖子就問我們是怎麼回事,我說我這裏事情真是長了,還是問他們怎麼了,怎麼找到我們的?我三叔呢?

    胖子“哎”了一聲道:“我們看到有一條縫隙裏塞着只奶罩,我靠,這真是塔木陀奇景。我們撞了進去就發現了裏面的縫隙和淤泥,我教他們保護自己,不過你三叔沒趕上。被咬了,第一時間打了血清。在我們後面。我們聽到有說話聲就來看看,還以爲是那些蛇。”

    雖說文錦說三叔是解連環假扮的,但是一到情急之處,我還是絲毫沒有感覺他是假的。

    我回頭看了一眼文錦,心說你打算怎麼辦,文錦朝我點了點頭,“走,去看看。”

    後面幾個夥計都不認識文錦。問我這女的是誰。

    我道:“這是三爺的相好。”胖子立即就道:“叫大姐頭。”

    那幾人也嚇蒙了,還真聽胖子話,立即叫。文錦瞟了我一眼,讓我少廢話。

    他們就在不遠處的一個蓄水池裏,這個蓄水池更大,而且幾乎沒有什麼岔口,同樣長滿了樹根一樣的菌絲,這一次,人起碼少了一半,全部都面如土色。文錦教他們堵住唯一的一個口子。我就道奇怪,難道這個蓄水池已經是這個蓄水系統的終點了?

    我去看三叔,看到他的脖子和胳膊上都有血孔。臉色發青,神志有點模糊。

    “咬死了三個人後才咬的他,毒液幹了,但還是烈。”照顧他的人道。

    三叔微微睜開了眼睛,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看見文錦,應該是看到了,我發現他顫抖了一下,又看了看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心中發酸。看着他的臉,我根本無法想象他會是解連環。我懂事之後都是和他相處的,即使他本身是解連環。我腦海裏大部分對於三叔的印像都是來自他,這一切也沒法改變。

    文錦走了過來,坐到他的邊上,看着他,也不說話,兩個人就這麼看着。三叔忽然吃力地朝她伸出了手。

    文錦握了上去,輕聲道:“小邪都知道了,你不用瞞了,我們都不怪你。”

    他動了動嘴巴,我看到他的眼淚一下泉涌而出,看了看我,看了看文錦,竭力想說話。

    文錦也有些動容,湊了下去,貼着他的嘴巴,聽完後緊緊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了,你歸隊了,這不是你的錯。”

    他看向我,我也握住他的手,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什麼,這裏的事情發生得太快了,昨天我還在和他聊天,三叔長三叔短,現在竟然成了這個樣子,想着不由就叫了一聲:“三叔。”

    聽到我叫他三叔,他忽然激動起來,動了一下,慢慢失去了知覺。我以爲他不行了,立即叫人。旁邊那人過來看了看,就道:“放心,只是昏過去了。”

    我長出一口氣,這時候就聽到背後有人叫,“這裏有道石門!”

    我們過去看,三叔的幾個夥計,發現在這個蓄水池的底部有一塊石板,上面有兩個鐵環。

    他們吆喝起來,用力去拉鐵環將鐵板擡了起來,就發現下面壓着一個洞。

    黑眼鏡和悶油瓶下去探路,不久便返回,黑眼鏡說下面別有洞天,完全不是人工開鑿的,好像是一個溶洞,四周有很多的石門,好像是在開鑿這裏的蓄水系統時候被發現利用了起來。裏面空氣清新,好像沒有蛇的蹤跡。好像還能通到其他地方去。

    我們來時的道路上可能佈滿了蛇,從原路返回至少也要等到天黑,也許從這下面有路可以出去,胖子說要麼下去看看。

    一聽好像沒有蛇,這裏的人都要下去,我對他們說情況還不明瞭,不要一窩蜂似的全部都下去,現在我們待的地方還是比較安全的。下面可能有機關陷阱,到時候比蛇咬還慘。

    這麼一說又沒人肯下去,最後還是我們幾個決定先下去看看,其他的人都是烏合之衆,下去也幫不上什麼忙,就留下來照顧傷者,等我們回來。

    悶油瓶和黑眼鏡再次下去,接着是我和胖子,緊跟着我們的是文錦。

    下面是一個環形的巨大巖洞,用礦燈照了一圈,可以看到很多的石門,胖子甩下繩子就往一邊走去,道:“呦嗬,真的是別有洞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