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廣西的山村,村裏的啞巴,這他孃的越扯越沒邊了。不過那楚哥說的搞得我心癢難耐,悶油瓶的房間裏他到底看到了什麼,怎麼問他都不說了,追問了多遍,他嘴硬得厲害。我看他的樣子,感覺有點異樣和做作,十分的古怪,最後守衛都進來問是怎麼回事,到這份上,再逼下去恐怕會出事,於是只好作罷。

    潘子相當的鬱悶,道,要不他找人教訓他一頓,讓他吐出來。我說不用做得這麼絕,我看他的樣子有點虛,有可能是自己也不知道。

    “爲什麼?”潘子問。

    “這叫做虛張聲勢,他可能只是知道那房間裏有桌子,上面有照片,但是他並不知道照片裏面確切是什麼,虛張聲勢,這種賣消息放債的,都會這一套。”我道,“當然,他必然是去過,纔敢說得那麼肯定。”

    這只是我的推測,其實想這些都沒意義,無論如何,還是要親自去一趟。到時候自然會知道他說的是不是太誇張。

    從楚哥那裏拿來巴乃的地址,去廣西的計劃就基本上確定了。

    巴乃是一個瑤寨,處於廣西十大山山區的腹地,被人叫做廣西的西伯利亞,早些年是一個相當貧苦的地方。看那個地址,恐怕還不是巴乃村裏,可能還是村四周山裏的地方。陳皮阿四是老派人,可能喜歡選這種報了警都要兩天才能趕到的地方做堂口,有什麼不妙往山裏一走就沒關係了,不過這可苦了我們。

    胖子和悶油瓶先到了杭州會合,胖子說也好,可以趁這個機會會會南蠻的堂口,也多點貨源,這年頭生意難做。他都斷糧好久了。於是我們休息了幾天,便由杭州出發,飛到南寧,然後轉火車進上思。

    這不是倒鬥,什麼東西都沒帶,我們一身輕鬆。一路上亂開玩笑。一個車廂睡了六個人,兩個是外地打工回上思,還有一個是導遊,那導遊教我們打大字牌,和麻將似的,好玩得緊。

    靠近上思就全是山了,火車一個一個地過山洞,遠處羣山霧繞。導遊說,那就是十大山的腹地。

    廣西的山叫做十大山,幾百公里的山脈鋪成一片,森林面積五百多畝,其中心是幾十畝的原始叢林無人區,山巒疊嶂,森林蒼鬱,瀑布溪流,據說是一處洞天福地。是羣仙聚會之所。不過這種地勢也造成了交通地極度不便利,我們選擇火車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平原地區的人,坐汽車進廣西腹地,可能會吐幹。

    我看着那大山。心情非常異樣。以往,看到這種情形。往往意味着我之後就要深入到這崇山峻嶺之中,去尋找一些深埋在其中的祕密。然而這一次。我們的目的地只是山中的一個縣城。

    這種感覺很奇怪,不知道是失望還是慶幸,看着遠處青色地花崗岩山峯和茂密地林海,我總覺得有點起雞皮疙瘩。

    到了上思,轉去南屏再進巴乃,坐一段車走一段路,正值盛夏,一路風光美得幾乎讓人融化,我和胖子看得滿眼生花,連悶油瓶的眼睛裏都有了神采。

    這樣在路上就耽擱了比較長的時間,到了巴乃已經是臨近傍晚,我之前問幾個驢友拿過資料,知道瑤寨那裏可以住宿,一路詢問過去,問到一個叫阿貴的人那裏,纔算找到地方。

    阿貴四十多歲,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年紀都不大,有兩間高腳的瑤族木樓,一座自己住,一座用來當旅館,在當地算是個能人,很多遊客都是他從外面帶過來的。他看悶油瓶,我原以爲他會認出來,沒想到他一點反應也沒有。胖子和他說了我們的來歷,他出手闊綽,也沒怎麼討價還價就住了下來。阿貴相當習慣我們這些人,頗有農家樂老闆的派頭,表示住在他這裏,他什麼都能幫我們搞定。

    一路舟車勞頓,我也想不出來有什麼需要他搞定地,只覺得肚子餓得慌,就對他說先把晚飯搞定吧。阿貴就讓他的兩個女兒去做飯,他帶我們安頓下來。我在木頭地板上放下行李,用泉水擦了一把身子,坐在高腳木頭的木地板上,十分涼爽舒服,渾身都軟了,再看着兩個窈窕的瑤家女孩弄着飯菜,我忽然覺得這纔是我想要過的生活。

    趁着飯沒好的當口,悶油瓶就向阿貴詢問楚哥給我們的那個地址是在什麼地方:.他有點急

    阿貴說就在寨子裏,不過在寨子的上頭。胖子就讓他別急:“雖說是你自己的房子,但是這麼晚讓別人帶你去,你又沒鑰匙,很容易給人懷疑,咱們到了這裏,有大把地時間,明天再去也無妨。”

    我也贊同,悶油瓶點頭,我相信這種耐心他是絕對有的。

    晚飯是燉肉和甜酒,瑤寨人還有打獵,吃的據說是松鼠的肉,感覺很怪,但是甜酒相當K,入口是甜的,而且當地水好,入口非常清冽。胖子喝多了,舌頭大了,直勸阿貴說自己是大老闆,他不想走了,讓阿貴把他兩個女兒都許配給他,他會好好種地地。

    我怕他亂說話得罪人,忙把東西扒完,幫他兩個女兒收,讓胖子自己一個人待着吹吹涼風清醒一下。

    一邊洗一邊和兩個小姑娘聊天,問瑤寨地情況。兩個小姑娘告訴我,以前這裏很窮,連飯也吃不飽,後來有人來旅遊之後,情況纔好起來,像她們阿爹帶了人過來住家裏,賺的錢就夠吃喝了,他也不用去上山打獵,可以買其他人打來地東西,這樣他們一家就養活了好幾家人。

    我特地問了陳皮阿四的情況,又問她們是不是這裏有越南人。

    她們說越南人是有,不過不是在巴乃,還要往山裏,這裏現在來地人多了,她們也分不清楚是不是有長沙人在裏頭。

    收完我甩着手,心說看來陳皮阿四還真小心,連村子都不敢待。

    想來,他們可能是化裝成觀光客到巴乃,越南人直接走林子,他們在山裏會合交易,如此說來,這裏交易的東西,恐怕比我想的要多得多,至少陳皮阿四非常看重。這些關係,可能也是他以前在廣西逃難的時候種下的人脈。

    想着走到飯堂裏準備問阿貴討點水果吃,這時候看到一身酒氣的胖子正盯着一邊的牆上看着什麼。

    我以爲他喝多了,腦子入定了,沒想到他看到我,就把我拉住了,對我道:“小吳,你過來。”

    我走過去,問他幹嗎,他用眼神給我打了個方向,我看到在吃飯的房間的木牆上,掛了一隻相框,裏面夾着很多的相片。他用下巴指着其中的一張相片,對我道:“你來看這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