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腦子的第一反應就是有老鼠,這種山村裏老鼠是相當常見的,這裏廢棄的木屋,簡直是老鼠的天堂。但是,剛纔我們翻動物品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老鼠的痕跡,所以感覺有些意外。心說可能是剛纔被我們敲地板驚嚇,爬出來的,我們到處亂敲,唯獨沒有敲牀下,所以就躲這裏來了。

    這樣的情況我倒沒有想到,我倒是不怕那鐵皮箱被咬壞,不過,如果老鼠亂啃,撥開了扭鎖,可能就會產生危險。我有點擔心起來,立即朝那暗格爬去,一邊用力拍了兩下地板,想讓老鼠逃跑。

    果然我一拍地板,那邊好像受了驚嚇一樣,一下動靜大了起來,但就是不見老鼠從那些木板下跑出來。

    我知道老鼠這些和人類生活在一起的動物都精得厲害,它會自己判斷形勢,看樣子它認爲躲在裏面比跳出來跑要穩妥。

    我不喜歡老鼠,特別是這裏的老鼠應該是山鼠,是比較兇猛的一種,可能會主動攻擊人,一下子也不敢貿然搬開那些木板,就等胖子過來處理。

    胖子完全不在乎,剛纔他憋着一股鬱悶氣,這下正好發泄,嘀咕了一句:“太歲頭上動土,也不打聽打聽你爺爺我是屬什麼的。”爬着過來,一邊讓我調整位置,擋住那老鼠可能逃跑的方向,自己小心翼翼撥開一塊木板,拱起身子,單手做鷹爪樣。

    我和他對了一眼,表示做好了準備。胖子深吸了一口氣發難,猛地撥開木板抓了下去,連抓了兩下,一激動腦袋就往後仰。一下撞牀板上,疼得他馬上縮了起來,但是他相當敬業。叫疼前還先叫我快抓!

    那暗格裏就一陣撲騰,我怕老鼠驚了之後。真的會碰掉扭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伸手下去一陣亂摸,就想把它逼出來。沒想到一抓,忽然被我抓住了一條碗口粗細的東西,那東西立即掙扎,頓時我腦子就嗡了一下,心說:我靠。難道不是老鼠,是蛇!

    這下可給胖子害死了,這可是廣西,中國毒蛇最多的地方,剛想放手,胖子就衝過來幫我,一下握住我的手,道:“抓住了,別放手!”

    我臉都綠了,就這樣被他的兩隻手握住我的手。硬生生把那東西給拉了上來,道:“他孃的也算有收穫了,等一下給阿貴燉——我操!這是什麼東西!”

    胖子一下放了手。我看到,從那暗格里拉出來的,竟然是一隻灰色的人手。

    我慘叫一聲,立刻把那手甩掉,心說怎麼回事!只見那手猛地縮回到暗格裏,抓住那鐵皮箱子,就開始扯動,動作極大,扯了兩下扯不出來。那手就去掰四周的木板。

    我和胖子都看愣了,好久胖子才反應過來。大叫:“我靠,釜底抽薪!賊啊!”我也反應了過來。有人在地板下面,想偷這隻鐵箱子。

    胖子立即就怒了,大罵一聲,一下抱住那鐵箱子,從暗格裏拖出來。我們看見暗格一邊的木板已經被掰斷了,那手就是從那洞裏伸進來的,只不過空口太小,那箱子拉不出去。

    那手一發現箱子被抱走了,馬上就往洞口縮了回去。胖子哪肯,立即上去抓,一下抓住那手腕,叫我幫忙。我還沒伸手下去,那手就已經掙脫,一下子消失在那洞裏,接着就聽到地板下一陣撞擊聲,那人顯然狂爬而去。

    胖子忙爬出牀底,對悶油瓶大叫:“小哥,去外面截住他!”

    擡頭一看,悶油瓶早就破窗而出。胖子來勁了,對我道:“小吳,你看着這箱子!”說着抖起肥肉也衝了出去,我聽到他大叫:“小哥,左右包抄,左右包抄!”

    我拉着這箱子,從牀下出來,只感覺心簡直要跳出來,這他孃的是怎麼回事,那狗日的到底是誰的手,怎麼這麼恐怖。我靠,真他孃的嚇死我了。

    喘了半天,不知道是這裏溼熱的氣候還是什麼,我還是沒喘明白,就拉着箱子靠到一邊,就聽到外面胖子大叫:“他孃的,怎麼人呢?遁地了?”聲音越來越遠,顯然是跑開了。

    我想深呼吸幾口,去幫他們,突然聽到牀下又發出一聲木板的斷裂聲,我愣了一下,哎呀了一聲,忽然意識到不妙!我靠,難道他沒走?調虎離山?

    忙低頭往牀下看,只見從那暗格中,竟然鑽出一個人,正朝我爬過來。

    第十一章麪人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快跑,抱起那箱子,我就想跑出去。但是那箱子實在太沉了,我一個人根本沒辦法擡動,硬是推着挪了幾步,手忙腳亂加緊張,箱子不知道爲什麼卡在地板上動不了了,我回頭一看,那人已經從牀下爬了出來,渾身是泥,簡直好像從泥沼中爬出的文錦。

    這時候我突然反應了過來,這又不是糉子,這是人啊,我這麼害怕幹什麼。我想起胖子剛纔玩的鋤頭了,立即跑出去,拿上鋤頭就衝回去。

    回去一看,那人已經抱起了鐵皮箱,跌跌撞撞朝我衝了過來,我掄起鋤頭便打,他一毛腰一個翻身就躲了過去,接着用肘部用力一頂我的後背,我一陣劇痛差點撲倒在地。他頭也不回,一下就衝出了門去。

    我雖然不常打架,但是內心裏也是一個相當固執的人,有着土夫子的血統,當即我就火冒三丈,抄起鋤頭追了出去。

    一出門感覺眼前一亮,胖子正在一邊蹲着往高腳木樓下面看。那人力氣極大,抱着鐵箱跌跌撞撞就從胖子身後跑了過去,我對胖子大叫:“攔住他!”

    胖子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回頭看我,我吼道:“那箱子給搶走了!”胖子也算反應快,就這麼一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立即拉了一下,正好拉住那人的衣服。

    那箱子實在太重了,那人一下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箱子被摔了出去。他立即爬起來去搶,胖子不是我,哪有這麼容易讓他得逞,又一個泰山壓頂,將他再次滾倒,我此時已經衝到箱子邊上,一把就抱住了。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這時候我首先應該幫助胖子將這個人制伏,因爲抓住了那人,箱子自然就沒危險了。可是形勢太急我沒有想明白,結果胖子沒把他壓住,他一看搶箱子再沒指望,連滾帶爬地站起來就跑。

    胖子吼了一聲“休走”,立刻追了過去,我隨即跟上,卻發現那人跑得極快,衝進村子很快就跑得沒影了。寨子裏房屋縱橫交錯,都由青石小道相連,不是本地人很容易迷路,根本不知道他是往哪裏跑的。

    胖子喘氣,奇怪這人怎麼從樓裏跑了出來,就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把事情一說,他大罵一聲後悔莫及。

    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我感覺莫名其妙,心說這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突然出現,來搶那隻鐵皮箱子?

    我們現在應該沒什麼對手了,來這裏也沒多少人知道啊,難道是普通的毛賊?不過這毛賊的手法也太新奇了。

    胖子罵罵咧咧,這時候悶油瓶也趕了過來。他剛纔給胖子指示到另一邊蹲點去了,如果有他在,我估計那傢伙肯定逃不了。

    我們走回屋子邊,那鐵皮箱子摔在泥地裏,沾了一大塊泥,胖子道:“幸虧老天保佑,這箱子沒散開,否則還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我道:“現在看來,這東西不能放回原處去了,我看我們還是帶回阿貴家裏,給他點錢他自然也知道怎麼做。”

    胖子點頭稱是,說:“雖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過還是放在自己身邊實在。”說着二話沒說就去搬那箱子。扣住箱縫剛往上一提,突然就聽“咔”一聲,箱子的扭鎖竟然和箱體斷開了,箱子摔在地上,翻了開來,裏面的東西一下滾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