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彩坐在悶油瓶身邊,遠遠的也不知道有沒有和他說上話,胖子直直地看着,我調侃道:“你失戀了,節哀順變。”

    胖子不以爲然道:“你不是也一樣!”

    “一你媽個頭!”我怒道,“我可沒你那麼變態,我對小女孩沒興趣。”

    胖子拍拍我:“我相信小哥,絕對是夠義氣的人。”說着把酒遞給我,自己也起來放尿。很快後面傳來長篇大尿的水聲,源源不斷,也不知道他憋了多久。

    我不禁莞爾,笑得也累了,靜下來,看着遠處月光下的湖面,忽然感覺來這裏也許是一種緣分。

    獨看這裏湖光山色,誰能想到當年發生了那麼詭異的事,又看我們笑聲豪邁,誰又知道其實我們揹負了這麼多東西。世界上的一切都很簡單,而人似乎是最複雜的,這種複雜又是他們抗拒卻又逃避不了的。

    庸人自擾,都是庸人自擾。我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想自己以前的那種心境,又想想現在的這種心境,覺得以前那個在那麼多謎中到處碰壁的形象真的有點可笑。

    胖子放完水,哆嗦着走回來,看雲彩還在那邊,就奇怪道:“那丫頭還沒碰一鼻子灰回來?毅力可嘉啊。”

    我道:“別說,也許小哥正喜歡這種類型的呢,他們現在都在交換定情信物了。”

    胖子說道:“那不成,他們離我們這麼遠,萬一有個妖怪什麼的從湖裏出來把他們拖了去,我都不好救,我去保護他們一下。”說着就要過去。

    我拉住他,說不要打擾了。悶油瓶現在可能已經很煩了,他現在肯定滿腦子都是問題,這種時候我也經歷過。讓他一個人待着比較好。你仔細聽聽,雲彩也沒有說話。說不定只是陪着他看天。

    胖子坐下來,仔細聽了聽,卻聽到一邊雲彩正在唱歌。我和胖子都靜了下來,微弱的湖風帶來了輕靈的歌聲,是瑤族的歌曲,唱得很輕,但是很清晰。

    再沒有人說話,我心說雲彩這丫頭真不錯。於是坐下來,看着天上的繁星聽了下去。

    天上薄雲飄過,我的心境很快如湖水一般平靜,慢慢地,在空靈的歌聲中我進入了恍惚的狀態。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歌聲就停了,一下我心境動盪了一下,睜開了眼睛。一邊的悶油瓶已經站了起來看着湖面,一邊無聊地趴着的幾隻狗也都擡起了頭看着相同的方向。

    胖子還在閉目養神。阿貴也感覺到了異樣,我拍醒胖子,就聽到風從湖面的方向帶來“吧嗒吧嗒”的聲音。好像有好幾只腳掌很大的腿,正在湖泊的淺灘上往岸上走來。

    狗全都站了起來,警惕地盯着那個方向,這些獵狗訓練有素,沒有一隻發出吠叫。胖子和我對視了一眼,我朝他齜牙,他指了指一邊的手電,讓我遞給他。阿貴卻一邊讓我們安靜地坐下,一邊擺手讓我們別緊張。他輕身道:“沒事,好像是野獸在舔水。”

    “是什麼野獸。聽動靜個頭挺大啊。”胖子輕聲問。

    阿貴拿起獵槍,讓我們待着別動。赤腳往黑暗中摸去。雲彩跟在後面,胖子一看要打獵了,立即按捺不住,給我們打了個眼色,我也想去看看,於是隔了幾米,偷偷尾隨過去。

    走到悶油瓶邊上,依稀看到一些湖面的情況,我們尋找想象中的野獸,但是沒找到。可能這隻野獸只是喝水的動靜大,個頭不大。我們用手電掃射,循着聲音尋找,找着找着,卻發現這種聲音來自四面八方,而且有節奏,不像是動物發出來的。

    “不是野獸,是什麼聲音?”胖子自言自語。

    “潮聲。”悶油瓶道。

    我們面面相覷,這麼小的湖會有潮水?難道今天的月亮特別大?擡頭看看,月亮根本看不清楚。

    阿貴放下槍,我們朝湖邊走去,走到吃水線附近,果然,湖水在有節奏地波動着,像海浪拍打沙灘,不過幅度不大,那動物舔水的聲音,是水撞擊石頭髮出來的。

    我看着腳下的石灘,發現水位下降了,腳下都是溼的,也就是說剛纔我們吹牛打屁加上雲彩唱歌的時間,這湖泊的水位就在不停地下降。從溼線開始一直走到水邊,我發現起碼有十幾步,水位降得很厲害。

    “怎麼回事?難道湖底漏了?”胖子搭手眺望。

    我對地理很熟悉,知道這是一種地理現象,對他道:“這大概是虹吸效應。”

    “虹吸是什麼?虹吸二鍋頭?”

    “這湖看來確實和地下河相連,附近可能還有一個更巨大的湖與之相連,被潮汐或者氣壓影響,這裏的湖受到連動,比如說小湖和大湖都是磁鐵,而假設虹吸效應是月亮引力引起的,那麼月亮也是大磁鐵,肯定大湖受到的吸力大,於是大小湖就產生壓力差了,小湖中的水會被抽到大湖中去,小湖的水位就會降低。”我擡頭看看了天,忽然就意識到了什麼。

    難怪我們找不到一點屍體的痕跡,如果這裏存在虹吸效應,每天晚上有虹吸潮,那麼當年的屍體可能會被虹吸潮吸到湖中心去。就好像抽水馬桶的原理一樣。

    不光是屍體,所有在湖裏的東西都會被抽到湖的中心去,難怪我感覺湖邊上除了石頭,一點東西都沒有。

    Wшw✿тt kān✿¢ ○

    這湖的湖底落差很大,非常陡峭,只要往下滑落就不會在漲潮的時候被推回來,如果當時沒有用石頭壓住,那麼肯定留在湖中心最深的地方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有些沮喪,不知道這湖有多深,我們沒有帶水肺,如果湖水太深,那麼我們這一次可以說是無功而返了。

    不過,再一想又振奮起來,徒手潛水的人能潛到一百多米深的地方,雖然我們沒有那種專業技能,但是潛個二三十米也應該問題不大。如果湖水沒有深得離譜,我們還是可以下水去找找的,就是需要水性好的人。

    來這裏一次不容易,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得試一試,游到湖中間倒沒什麼難度。

    想着我問他們道:“你們憋氣都能憋多久?”(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