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的概念完全被顛覆了,這幢古樓不光位置不太對,連結構都如此的詭異,通往後進的門後,竟然是一道往地下的走廊。難不成後面的整個大宅子全都修建在底下?設計者顯然刻意做了手腳,可能後堂實際的長度,和房間內部的長度不一樣,別人進來,看到這門就以爲是後門,其實它離真正的後門還有一段距離,中間做了隱密的走廊。

    大門開在地面上,其他部分修在底下,這還算是宅子嗎?簡直是老鼠窩。設計者真的太有想象力了。

    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話,是三叔很久以前和我說的,深山裏蓋別墅,不是華僑就是盜墓。這兒算是深山了吧?這深山中的古宅,莫非是個盜墓的假樓?好比經常聽說有人在古墓上頭修一豬圈,然後來掩護盜墓一樣。

    表面上看,實在太切合這種說法了,從走廊下去,可能就是他們正在墓掘的古墓,這些鐵俑是從古墓中挖掘出來的陪葬品。

    但再仔細一想就知道不可能盜墓賊的脾氣我瞭解,哪怕是最有實力、性格最古怪的盜墓賊,也不可能爲了盜墓而修建一道如此結實的走廊!這一看就是非常有經驗的工匠所修建的永久性石街,而非臨時起意。

    況且,爲什麼要在瑤寨裏修漢式樓宇?假樓的存在是爲了隱蔽,不讓人注意盜墓活動,在瑤寨中搞一個漢樓,那不是更加顯眼?

    依這種思維,最好、最有效率的辦法,應該是在此地修建一個瑤族高腳樓,然後在晚上直接挖個洞下去,修建一幢如此高大結識的漢式古樓,耗費的時間和金錢。可能遠遠大於盜挖一座古墓的價值,也太張揚了,完全沒有必要。

    非要這個說法可行。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下面的東西價值大得無比驚人。而且極難進入,可能要二十年、三十年以上的經營。但我也基本能肯定,這下頭不可能有什麼大墓,因爲此地正好位在山區低窪處,所有的地下水全往這裏走,根本沒法修過大的墓葬。

    從我學建築的一些知識來說,還能肯定一件事情……這座建築似乎是爲了某種特殊的用途兒特意修建的,所有的特徽都在爲這種用途服務。目前不知道這個用途是什麼,所以無從判斷,但這用途的核心部分,應該就在地下。

    看了看氧氣表,所剩無多了,最多還能堅持十五分鐘,沒有時間再耗着,再看這道走廊,好像並不太深,十幾步之後就放緩了。下頭是青磚的地面。

    青色的光沒有再出現,也沒有任何的危險氣息。我想,就算是水鬼。似乎也沒有什麼惡意,而且好像在刻意指引着我進行這一步又一步。如果真要取我性命,我恐怕早就死了。

    之前的經歷讓我覺得自己有點窩囊廢,於是定了定神,小心翼翼打開那扇門,朝漆黑一片的下方游去。

    來到底部,拿探燈一照,我立刻就吸了口涼氣。

    下面是一間磚頭砌成的地下室,不大。非常的狹長,長度很誇張。我在這裏看不到另一端的盡頭。

    磚室的兩邊擺着很多的鐵架子,上面一具一具地平躺着無數鐵人。

    這有點像龍羔子。兩邊的鐵俑好比剛燒好的瓷器,全部陳列開來,在黃色的探燈光下,鐵俑又好像一具具屍體,大有國外大教堂,祕藏地下室的感覺。稍微一估計,最起碼有六百具。

    難道這裏以前是一個鑄鐵人的工廠?

    這地方的沉澱物少了很多,很多鐵鏽斑斕起了鏽鱗,看着像腐爛的的黑色屍體。

    一路過去,我發現鐵俑的動作都不一樣,更詭異的是,所有的鐵俑都沒有右手,所有的右手都被破壞掉,撕口很不規則,似乎是人爲的。

    之前的極度恐慌已經讓我麻木,警惕着四周,繼續貼着地面往前。一直到房間的盡頭,並沒有見到想象中的地下庭院,而是一面封閉的牆,只在盡頭的磚石地面上看到一口井。

    在地下室挖一口井,而且是在水源充足的廣西,那是腦子燒壞了的做法。再看井旁修有凸陷的、便於攀爬的階梯,立刻就明白了下面有東西。

    此時,先前的預判開始動搖。這太像假樓盜墓的跡象了!也許底下真的是一個古墓,也許就是有這麼一個老瓢把子,性格非常古怪,喜歡花大價錢在盜墓上面蓋超級豪華的房子,甚至蓋得比下面的墓還豪華,還希望把房子造得極度與衆不同,讓別人越注意越好。

    也許還真有一皇陵修在了地下水超級豐富的地區,他孃的海里都有人修呢!憑什麼就不許人家泡在水裏?

    我拿探燈往井裏照去,如果這是一個盜洞,如此的結構足以確定,古墓非常難以進入,又需要修築一條走廊,以便大型機械火很多人同時工作,墓應該是在別人的房子下面,他們只好探取迂迴的辦法,而非直上直下。如此這般,這夥人肯定不完全是專業的盜墓賊,很可能是一個人非常多而且龍蛇混雜的隊伍,如此想來,很像過去那些盜墓軍閥的作風。

    軍閥在當地視力及其龐大,想在瑤寨裏修個樓,沒有人敢說不,同時,和瑤苗的關係又很緊張,萬一讓瑤人知道他們在寨子裏盜墓,難保會民族矛盾激化。

    一方面要快,一方面要藏,如果地下的墳墓巨大,爲了節約時間,的確可能修一條結識的走廊,便於打量人員進出。再對照上頭的那對聯,這張家樓主有軍功在身,還真有這個可能。

    想得覺得自己挺厲害,再見井下幽深,看不出什麼名堂來,我揹着氧氣瓶,沒法下去,便準備把身子撤回來。

    這時,井下幽幽地亮起了綠光。

    我心裏咯噔一下,有來了!這一次能看到光離井口很近,只有兩三米。想用探燈照,沒想到還沒動作,那綠光先動了,瞬間朝我衝過來。

    我立即舉起軍刺,心說動真格的了!但那綠光來勢太快,猛一下便如流星閃過耳邊。

    那一閃間,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我立馬肯定這不是幽靈水鬼,更像是一隻發着綠光的動物。

    急忙轉身,只見綠光閃入了邊上一隻鐵架子裏,一下子就滅了。用手電筒去照,只一閃又亮起來,像在和我的手電筒光呼應。

    終於,我看到了那東西的真身。那好似一隻無比肥大,猶如四腳蛇一樣的灰色東西,有我的胳膊長短,正趴在一個鐵俑的頭上,身上好似綁了什麼東西,定睛一看,居然是一隻手電筒,正幽幽地發着綠光。(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