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爲什麼這麼說?”我納悶道,但剛問完就明白了悶油瓶的意思。

    在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和這些石頭裏的人影,處境是一樣的,只是他們的空間更小,被困在石頭中,就好比那些活在石頭中的怪魚,不過可以肯定,如果若干年後我們被發現,絕對不會是活蹦亂跳的。

    想到這個,我心中有些凜然,道:“多少還是有些不一樣,至少我們現在有這麼大的活動空間,而且還活着。活着就有無限的可能性。”

    悶油瓶淡淡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啊了一聲,有點意外。以前一直感覺和他們有一種默契,但是在這裏,我有點跟不上他的想法了。他想到的東西好像比我快得多。

    我問:“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直接說出來吧!”

    他看着我,“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這裏沒有被挖出這麼一個礦坑,我們現在是什麼處境?”

    我想了想,感覺大腦有點遲鈍,還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胖子的面色馬上白了,罵了一聲:“我操!”

    隨即我也明白了,後腦的頭皮炸了起來。

    如果這裏不是一個礦坑,那麼,會是什麼?

    這裏就是巖壁,大山的內部。如果我們以同樣的方式被莫名其妙地帶到這裏,那麼現在,就可能是嵌在巖壁中,和那些影子一模一樣。

    我不寒而慄。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如果我醒過來,發現自己被鑲嵌在大山深處的巖壁中,動彈不得,必須這樣直到死亡,那太恐怖了。

    悶油瓶道:“反過來想這件事情,也許。我們現在活着,完全是一種巧合。”

    我默默點頭。這怪事也許是這山中的一種神祕現象,在山裏可能不是第一次發生。就算當年沒有人在此地挖礦坑。事情同樣會發生,而我們現在的處境將更加的匪夷所思。

    胖子嚥了口唾沫。看着那些人影,道:“那麼,這些就是我們的前輩?是以前碰到同樣事情的受害者?”

    “這也只是一種可能性。”悶油瓶道,“不過,我寧可相信是這樣。”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這是一種奇怪的自然現象,他之前的推斷就可能是錯誤的,那麼不管我們的處境多麼不利,至少暫時是安全的。

    胖子就問道:“天真。你讀的書多,你推測推測看,這可能是怎麼回事?要是如小哥說的那樣,可能是什麼情況?”

    我失笑道:“這種事書讀得再多也沒用,你要用讀書能學到的東西來解釋,就是物理學的概念,我們可能掉進了兩個空間之間的裂縫,一下子從一個地方塞到了這裏。不過在現實中,這是不可能的,就算真讓你進入到天然形成的空間裂縫。再次出現的地方會是另一個宇宙,出現在同一個區域的可能性少到無限接近於零。”

    世界上有很多這種事的傳說,在一些非常特別的地點。比如百慕達,都說有這種現象。但我不相信這裏是這種情況,胖子和悶油瓶在湖底失去意識的過程,完全不像是被“自然現象”搞定,太像是被人使用什麼東西暗算。所以,我很贊同悶油瓶之前的看法:帶我們來這裏的力量,絕對是有意義和目的的。

    胖子卻不以爲然,他道:“可能性少到無限接近於零,也不等於零。”

    我道:“用科學來解釋。就只有這一個解釋。如果不是這樣,我們面對的情況就完全是另一個範疇了。”

    胖子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語道:“咱們老祖宗留下來的傳說裏,有沒有這種事情?”

    我想了想。過去從來沒有在任何筆記小說中,看到岩石裏出現人影的記錄,當然,也許是我涉獵還不夠廣。

    胖子接着道:“傳說劉伯溫墓附近的山裏,有人只走了一天,出來的地方距離進山的地方相距一百多公里,好像在一瞬間就從一個地方被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他們把這種現象叫做‘山鬼背’,以爲自己是被山鬼揹着走,所以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有人叫‘走山’,說是山在走路,你說,會不會這裏也有類似的現象,不過走的方向不一樣?”

    我搖頭,這說法不成立。他們是在山的表面,我們現在在山的內部,不是什麼背和走,是被山吞了。

    而且,這事有一點蹊蹺的地方,特別難理解,就是這礦洞是封閉的,四周沒有任何崩塌,但這礦洞本來肯定有入口,哪兒去了?就算碰上‘山背鬼’或者‘走山’這種可能非常特殊的什麼自然現象,也不會連入口都消失掉。

    這裏發生的事情要更加複雜,而且透着一股非常奇怪的感覺。

    想到這裏,我又想起了盤馬的說法,他說這個湖裏有魔鬼,我此時竟然有點相信了。好像只有魔鬼才能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算沒有魔鬼,我看這山或者湖,總歸有點不太平常。

    水分逐漸蒸發,那些影子逐漸淡去,很快就看不清楚了,我用腳把先前在地上刻的‘鐵俑’畫掉。接着又琢磨了半天,還是沒有任何結果。

    巖壁恢復了原樣,我們的感覺卻變了,知道巖壁的五六拳之後有東西嵌在裏面,我有一種強烈的被注視感,讓人心神不定。這種感覺剛纔沒有,顯然是心理作用,但無法驅除。

    三個人都悶聲在想,都不說話,偶爾胖子蹦出一個想法,都被我否決掉。

    我想了很多的可能性,但也都不靠譜。最後,我開始把剛纔想的事情又從頭琢磨了一遍,包括所有的細節,看看還能否帶出什麼來。

    如胖子說的,這些鐵俑的作用是封這些影子,那麼考古隊的動機倒是可以解釋,他們要找的東西,就是這些影子的遺體碎片,只是不知道這東西對他們有什麼用處。

    礦工在開採玉礦的時候,挖到這些人影,能肯定地是,開採並沒有中斷,對於玉石的渴望使得他們一邊祭祀雷王,一邊繼續挖掘。

    之後,到了某一天,有某個人在雷王的神像前留下信息。

    看留言的內容和石壁中人影的情況,顯然他的指示沒有被執行,可能他離開之後,開採就終止了。使他們終止開採的可能性非常多,可能是戰亂,可能是災害,當然也可能是這個礦洞的入口莫名其妙的消失,甚至可能,那些礦工也和我們遭遇一樣的情況——這裏說不定不只有一個礦洞,他們被困在了其他地方。可以有任何的可能性,唯一能肯定的是,玉礦開採的故事,到這裏就結束了。

    之後,是我們的故事。

    乍一看,非常的清晰及合理,但在仔細的想,會發現其中出現了一個很難察覺的矛盾。矛盾來自逆向思維,如果採礦的所有活動都沒有發生呢?那麼,這裏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發掘玉礦,就沒有礦坑,那麼胖子和悶油瓶在水下,是否也會遇到事情?

    如果,採礦活動不發生,那麼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實心的巖壁,如果把我們帶到這裏的力量是一種自然現象,那麼,即使這裏是巖壁,事情同樣會發生,因爲力量本身是自然的,我們只是奇怪現象的受害者之一。

    但在反之,如果不是自然現象呢?如果這礦洞並不存在,這件事情,還會不會發生?

    我感覺可能就不會發生了,因爲悶油瓶和我都認爲,這件事情背後有着某種意識,目的肯定不是殺死我們,帶我們到這裏來的這種行爲背後,必然有着還不被知道的目的,而實現的前提,就是要有這個坑。則我們被困死,等於被殺死,對於“它”沒有意義。根據以上推斷,把事情分解開,首先能知道,那個意識,知道有這個礦洞的存在。另一方面,這個礦洞並不是經過規劃的,它存在於這裏是個偶然,那也就可以證明一點,那個意識的神祕目的,產生於這個礦坑行成之後。先有了這個礦洞,纔有這個目的。那麼,事情就很牽強,有點講不通了。

    假設這股力量,我們稱其爲魔鬼,某天溜達的時候,突然發現這裏出現了一個礦坑,經其琢磨,發現可以利用,就興起了一個目的,然後使用某種手段,將我們抓來,困在這裏,以便實現目的……

    如果是這樣的過程,那他的目的,怎麼看也不會是什麼正經事,而且這種行爲,起承轉合,有板有眼,目的性和操作性太強,簡直和人的思維完全一致。我並不排斥世界上可能有某些神祕力量存在,但我認爲這種力量肯定是超然的,不會如此功利和淺薄。

    但如果這個力量不是魔鬼,是一個人,那就不一樣了。

    有一個人知道這裏有個礦坑,發現其可以利用,便設計了一個陰謀,使用某種手段將胖子和悶油瓶在湖底迷昏,再用一種非常巧妙的方式帶進這裏。以便實現他的計劃。這聽起來就非常的合理,我們非但不會覺得此人不靠譜,還會認爲他如此處心積慮,必然之後有更大的陰謀。

    有一個哲人說過一句話:當所有的不可能都排除後,再不可能,也是事實。這正是我一直感覺這件事情很奇怪的原因。身在其中,我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陰謀”味道。

    也就是說,弄不好,我們也就是在一個“人”設置的陰謀裏。只是這個陰謀太巧妙了,無法理解。我看向了悶油瓶,他一定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根本就不來參與我們的假設,但他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因爲這終歸只是一種感覺,無法證實。(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