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一看便知道悶油瓶想幹什麼,還沒等仔細去想是否妥當,他已經把一盤子火炭全倒進砸出來的那條縫隙中。

    縫隙離裏面的東西還有些距離,胖子緊隨其後,又是一盤子,後灌入的火炭把已經在縫隙中的往裏推了進去。

    頓時,石頭中傳來一陣陣聲音,酷似嬰兒哭啼,尖銳的要命,悽慘無比。

    按道理說,把這種恐怖的東西弄死,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心理壓力,但我聽着,還是感覺心被揪起來,相當的不忍,到底它現在完全處於弱勢,完全只能任人宰割。

    悶油瓶面若冰霜,毫不猶豫地繼續灌。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十分熟悉,那就是之前鐵塊中的“死人味道”,想不到它確實代表了死亡,石壁中的影子起先不停地抖動,逐漸停了下來,淒厲的叫聲變得模糊不清。

    我自幼心軟,雖然剛纔差點被抓住,但這麼活生生地把一個人形的東西弄死,心中還是無比的難受。

    胖子倒沒有我這麼迂腐,雖然也有點犯嘀咕,但並不扭捏,乾笑幾聲道:“來生投人胎,別投錯地方了。”

    最後,那個影子一點動靜都沒有了,只剩下石頭上的缺口,仍在冒青煙。

    我頹然坐倒在地,長出了一口氣,剛想緩一下,悶油瓶卻道:“還沒有結束。”

    我擡頭一看就明白了他是什麼意思,另一邊的巖壁上,還有三個人影已離表面非常近了。

    “我們一定要這麼幹嗎?”我問。

    悶油瓶沒有回答,看了一眼胖子。他點了點頭,舉起錘子和鑿子,走向另外一個人影。我不想再看,就坐在那兒沒動。胖子唸了幾聲阿彌陀佛,又動手開鑿。很快,剛纔發生的事情便重演了一遍。

    等轉到第三個的時候。胖子也受不了了,滿頭是汗地在那影子前站了很久,問悶油瓶:“小哥,咱們能不能歇歇再幹?”

    悶油瓶搖頭,看了看四周,冷冷道:“不用再幹了,沒有時間了。”

    跟着轉頭一看,頓時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巖壁中的人影,已經全部貼着壁面顯現了出來,一眼看去能數的清的,又多出了起碼十具,而且能用肉眼看見。

    它們正向石壁的表面緩慢移動。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它們發現了我們的企圖,加快了速度?

    我又站了起來,悶油瓶拿起的我軍刺,反手握住,胖子操起石工錘。我手無寸鐵,看了看,從地上操起一根釺杆。三個人背對着背,注視着四周。

    胖子已經興奮了起來,他這種人如果真的要幹仗,纔不會管對方是阿諾還是石頭妖怪。就聽他罵了幾聲,道:“狗日的!也好,他孃的我真受不了在這兒待下去了,餓死不如這麼死光榮,咱們大幹一場!”說完又想起了什麼,一腳把那神像踢飛。“他孃的不給面子!老子拜你不如拜個雞巴!”

    我心跳的極快,不由自主地顫抖。但出奇的並不是害怕,對胖子道:“這麼死有什麼光榮的?他孃的誰知道你是怎麼死的?”

    剛說完。忽然脖子後面一涼,有什麼東西落到了我脖子上,我嚇得趕緊跳開一摸,一看,是一些岩石的碎片。

    我腦子一跳,心說我靠,忘記了頭頂也是石頭,擡頭便看到離頭頂不到兩拳的巖頂已經開裂,縫隙中出現一個渾身綠色的東西。

    我們立刻讓開,巖頂幾乎在同時裂開,一團綠影猛地從上面掛下來,之後是一陣淒厲的叫聲。

    探燈光下,我根本沒有看清那東西的全貌,只知道一個影子摔下來,在探燈光圈裏停留了半秒,一下就閃開,撞在了篝火上。

    篝火被撞散架,火星和炭火被撞得到處都是,集中的光線完全被撞散,四下頓時一片漆黑,只能看到無數小的火點在燃燒。

    這變化始料不及,我用探燈追着那東西照,但只能掃到殘影。

    胖子反應最快,抄起地上一根還燃燒着的柴火,可纔拿起來火就熄滅了,剩下一截暗紅色的炭。

    “狗日的——”他大罵,“的”字還沒完全吐出就變成一聲悶哼,人好像被什麼東西撲倒在地,接着是一連串撲打的聲音。

    循聲把探燈照去,見胖子和一隻東西扭打在一起,轉開去照悶油瓶,手電筒一轉,沒找到他,卻一下照到一張無比猙獰的面孔。

    我轉探燈有一個慣性,所以那臉只在面前出現一瞬,那樣的衝擊力卻遠大於直接看到。我頓時嚇得屁滾尿流,條件反射下連連後退,大叫:“又出來一個!”

    害怕歸害怕,手上的釺杆朝那個方向就掃過去,悶響中敲到了什麼,但沒有吃到力氣。釺杆是全鐵的,非常重,我憑單手無法再打第二下,只好抽回來,再用探燈去照。

    還沒照清楚,背後被猛地一撞,整個人便摔了出去,直接滾到地上。探燈一下脫手,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

    我爬起來便知道糟糕,什麼都看不見,麻煩了。此時就聽悶油瓶大喊一聲:“趴在地上,不要動!”接着又是一陣淒厲慘叫,一團東西重重摔在我身邊。

    我抱頭縮到一邊,身邊幾拳的地方嘶聲連連,然後暗中聽到“咔嚓”的頸骨折斷聲音,慘叫聲戛然而止。

    另一邊,胖子那裏還沒結束,聽他一下接一下用力錘着,“操!敢偷你胖爺的桃!敢偷你胖爺的桃!”錘一下就是一聲慘叫,如此連錘四下,那邊也沒了動靜。他用力呸了一口。

    看不清那裏的狀況,周遭一下安靜了。

    我問道:“都解決了?”

    邊上悶油瓶厲聲道:“別說話,聽!”

    我立即屏氣,聽到黑暗裏傳來爬行的聲音,數量之多,無法估計。(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