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霍秀秀就道:“那老頭,名字叫金萬堂,你有沒有想起什麼?”

    金牙老頭這個形象,我的記憶非常深刻,因爲將我拉進這一切的那個人,也是一個金牙老頭。

    她一說這個,就讓我心裏一個激靈,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巧合,顯然她的意思是,她見到的這個叫金萬堂的金牙老頭,就是到我鋪子裏來找拓本的那個。她和我的經歷中,出現了第一個交集。

    原來那老鬼叫金萬堂,好像聽隔壁的店的老闆也提過,我的心中有點異樣。

    我一直沒有去關注過這個老頭,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也想過去查,但是這些人都行蹤不定,我當時又沒有任何的經驗和人脈,後來發生的事情也和這老頭毫無關係,等我有了人脈和能力,我連那老頭的樣貌都記不起來了,也沒有任何細節能刺激我想起他,所以我一直認爲他的出現是偶然。

    當然,他來這裏找我爺爺,只說是老癢介紹,那帛書也說是朋友挖出來的。光這些說辭,以及給我帶來的無數困擾,現在看來不太可能是偶然,但是,非常奇怪的是,之後發生的事情,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這是個陰謀,未免太不正常了。

    不過,雖然他的出現,我說不出那是偶然還是必然,是設計好的還是因爲命運輪轉,但是,在那一天他走進我的鋪子已經成爲事實,我再也無法倒轉回去。

    我對她點了點頭,就問道:“難道,他知道什麼?”

    霍秀秀搖頭:“他是白的,乾乾淨淨,什麼也不知道,不過,信確實是他回的,他和奶奶只是有業務上的關係而已,後來有一次,他動了貪念在一件事情上做了一點手腳,立即就被我奶奶發現了,就沒和他繼續合作下去。”

    當時霍秀秀很奇怪,只是這麼一個問題,何以看到了那封信後,金萬堂會有這種反應,金萬堂是隻老狐狸,深知道霍家的勢力,也不知道霍秀秀前來所爲何事,是來算賬還是來刺探什麼,所以什麼都不肯說。

    但霍秀秀很有耐心,幾乎天天都往他店裏跑,幾乎沒把金萬堂煩死。

    那年的年末,也虧得金萬堂倒黴,一票貨裏夾了一把不起眼的漢八刀,竟然是翡翠做的,給查在海關了,本來算是小案,但是翡翠漢八刀一估價,價值太高,頓時就變成大案了,眼看他老瓢把子一輩子的積蓄,甚至腦袋都可以一次被抄走。

    這時候,霍秀秀抓住了契機,就和他做了一筆交易,以她家裏的關係,幫他搭通了一條線,保下了他的鋪子,金萬堂這時候軟肋被人抓住,就不得不說了。

    他在很長時間的猶豫下,在一個晚上,在電話裏和霍秀秀講述了一切。

    原來,當年他動了歪腦筋的那筆買賣,不是普通的買賣,從現在看,可能是中國盜墓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盜墓活動。

    以當年霍家的手段,要是敢動霍家的便宜,必然會被報復得體無完膚,金萬堂之所以沒事,就是因爲,這次活動之後,霍家,甚至其他幾方人馬,全部元氣大傷,根本就沒有力量和心情來追究什麼。

    那一筆買賣,帶給這些人的回憶,實在是太可怕了。

    胖子聽到這裏,兩眼放光,不由坐正了身體,問道:“吹牛吧,最大的盜墓活動,那得屬咱們的塔里木盆地之行吧。”

    霍秀秀搖頭:“那不是你概念中的倒鬥兒淘沙,那筆買賣,已經超出了普通所謂的盜墓的概念。”

    wωω .Tтkan .co胖子“哦”了一聲,就不再出聲,因爲超出了概念,那麼這個所謂的;大,應該不在規模上。

    我問道:“超出了概念,難道他們盜的不是地面上的墓,是在天上飛的?”

    霍秀秀道:“當然不可能是這樣。”

    “說吧,孃的,到底是有什麼概念不同,使得這筆買賣那麼那麼特別呢?”胖子問。

    霍秀秀剛想說話,悶油瓶卻在一邊說話了:“他們要盜那個墓的目的,並不是爲了錢財,而是爲了另外一個還活着的人。”(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