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不知道這些頭髮是粘到我的傷口裏的,還是真的是從裏面長出來的,但是,不管是怎麼進去的,都讓我心裏非常的難受,有一種強烈的無法抑制的慾望,想把這些頭髮扯出來。但是,只要拉動頭髮,整塊傷口都會疼,這種痛感非常深,顯然在傷口的深處都有頭髮。

    如果是摔倒之後,陶片劃破我的傷口的同時把這些頭髮帶進去,倒也可能形成這種狀態,可是,我咬牙想用力把頭髮扯出來,連裏面的肉都翻了出來,頭髮卻扯不出來。而且扯完之後,傷口的深處就會立即發癢,好像是頭髮在裏面生長一樣。

    小花看到我的傷口也覺得毛骨悚然,我想着他說的,頭髮感覺到他的血腥味爬到他身上來,就意識到很可能這些頭髮真的是有生命的,如果它們真的在我的傷口裏生長,一想象它們順着我的血管和神經爬滿我的身體的情形,我就想立即把手剁下來。

    如果我死了,有人打開我的顱腔發現大腦裏盤滿了頭髮,那是多詭異的場景,都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小花讓我鎮定,一邊就拔出他的匕首,用小火把先消了毒,然後讓我躺下,他一下坐在我的肩膀上,踩住我的手腕,就問我:“你覺得秀秀怎麼樣?”

    這是句莫名其妙的話,如果是其他人一定會愣一下,但是我第一時間即知道他想轉移我的注意力,反而立即把注意力全集中到了手掌上,幾乎是同時我就感覺到手掌一陣劇痛,滾燙的匕首尖部刺進我傷口的劇痛,我一點不落地全部灌入記憶。

    小花的動作非常快,我能肯定。無論我的傷口內部有多糟糕,他都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劇痛只持續了三十多秒他就放開了我的手。

    鮮血從我的傷口裏流出來。但是頭髮不見了,小花就給我看他的匕首尖。上面是一小片指甲大小的陶片薄片,上面還粘着類似我肉的東西,頭髮、陶片和肉幾乎是纏繞在一起。

    放到火光下,我就清晰地看到,那些頭髮是從陶片上長出的,竟然穿過了那些肌肉組織。

    “應該是從陶片上長了出來,不過,生長好像停止了。”他道。

    “停止了。你怎麼知道?”

    “你自己看。”他讓我看那片陶片,“雖然這些肌肉被頭髮纏繞住了,但是頭髮絲全部都長出了你的體外,並沒有在你的體內生長。”

    我看着,果然,這就和植髮一樣,插入你頭皮裏的東西沒有根部,只是一個固定點而已。但是,因爲這些頭髮非常明顯地穿過了我的肌肉,所以肯定是在陶片嵌入我的傷口之後長出來的。

    “那會不會有毒什麼的。你還是幫我先全部弄出來。”

    他不語,卻露出奇怪的神色,把那塊陶片放到被他的血染紅的鐵衣內側。放下來,沒隔多少時間,那些頭髮忽然就輕微地扭動了起來,往血污最重的方向緩緩刺去。然後開始打卷。

    我心說,這是什麼頭髮,這簡直是細絲一樣的螞蝗。

    他看着,又看了看我的傷口,就道奇怪。

    “這東西對血非常敏感,如果剛纔沒有這件鐵衣服。我的傷口裏肯定鑽滿了頭髮。但是,這些頭髮如果是嗜血的。那麼進入你傷口之後,應該順着你的血管瘋長。它們應該是往裏鑽入纔對。但是你看你傷口裏的這些頭髮都是往外長,顯然它們是想逃離你的身體。”

    “逃離?”我奇怪。

    就看他拿住我的手,往鐵衣上方一拉,然後一擠我的傷口,幾滴血就從傷口裏滴下去,滴到了頭髮上,一下就看到那幾根頭髮扭曲着迅速退了開去。

    我看着,心中有點迷茫,咦,這是怎麼回事?就聽他道:“現在我知道老太太爲什麼要讓我帶着你了。”

    小花的表情很是感慨。我奇怪那是什麼意思。

    他就道:“你的名字果然不是隨便取取的,你的血很特別。”

    “很特別的血?”我想起了當年涼師爺和我說的話,“你是說我吃過麒麟血竭?”

    “具體我不清楚,麒麟血竭只是一種可能性,這種血到底如何產生的,還是一個謎。”他道,“沒想到你會有這種體質,你是天生的還是後來的?”

    我心說應該是後來的吧,不過我在去七星魯王宮之前也從來沒有注意過我的血的問題,學校裏的檢查體檢什麼的,我一直都正常。不過,誰知道呢,在學校裏的時候我可沒遇到過這些事情。

    他用火烤燙匕首,繼續爲我處理其他的傷口,一邊同時道:“老太太肯定知道,看來她都算計好了,但是爲什麼沒告訴我?”

    我在當時的敘述過程中,也講到過這個細節,不過我不知道那老太婆是否真的是因爲知道這個細節才安排我和小花來這兒的,我自己也不敢肯定,因爲我這血,時靈時不靈的,和段譽的六脈神劍差不多,實在是不能依靠。

    “麒麟血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想起悶油瓶的血,就問他。剛問完,匕首尖就挑入我的腳裏,疼得我幾乎縮起來。

    一會兒他就挑出了一片東西給我看。一邊道:“我不清楚,我只是聽到過很多的傳說,據說以前有人研究過,這種血液形成的機理很奇怪,似乎每個人都不一樣,我爹說,一種可能是滲透作用,長年服食中藥的人,渾身都會有淡淡的中藥味,同樣,常年吸菸的人,煙味是很難去除的,你要是天天用雷達殺蟲劑洗澡,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我心說那多薰得慌啊,不過他說的辦法類似於薰香,古代人治療狐臭也用這個。據說楊貴妃有狐臭就是天天用中藥泡澡,在清朝有一個妃子叫香妃,據說也是從小在花瓣香料中長大,所以身上帶有異香。不過,我和悶油瓶身上沒有任何的異味,我也不相信一小片麒麟血竭有那麼大的效力。

    “我還聽說過另外一種可能性,你知道不知道藥人這種說法?”

    我搖頭,我是倒賣古董的,醫理這種東西本身就不熟悉。

    他用水壺沖洗,擰乾汗衫上的血和汗水,然後用來捂住我的傷口,一邊道:“古時候,有些方士會養着一些藥人,或者叫方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瘋子或者奴隸,用來實驗丹藥,因爲很多丹藥都有猛毒,方士爲了讓這種人能抵抗毒性,會每天以小劑量的毒藥餵食,使得這些藥人的身體慢慢適應毒藥。這些人吃的藥五花八門,所以體質會非常異常。特別是他們的血,會和常人很不一樣。”

    我道:“我爹可沒那麼變態,我是吃大米飯長大的,可別告訴我,我老爹使用砒霜炒菜,水銀當醬油使。”

    剛說完我的腳又是一陣劇痛,幾乎縮了起來。

    “反正這對於我來說是個非常好的消息,我相信婆婆是故意這麼安排的,如果你和那個黑麪神都有這種血,那麼非常合理的,兩個人應該分開使用,他們大部隊用大號的,我這裏用一個小號的。而且很顯然,你有個很不錯的頭腦,這可以彌補你在體力上的不足。”他按住我的腳道。

    “你他媽的看上去體力也不是特別ok的那種,我最多說你比較會爬和跳而已。”我怒道。

    “從中國墓葬進入到有完整葬制的時代開始,倒鬥淘沙這種行當的首要素質就是靈敏靈活的身體,不是經常能碰到這種可怕的場景。”這時,他就回頭看了看我,表情很奇怪。

    “怎麼了?”我咬牙道。

    他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血管挑斷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