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離開四川的車上,我才逐漸平靜了下來,開始冷靜地分析情況。

    小花說的其實沒有錯,我現在去廣西,單身一人,就算霍老太的手下敢放我進去送死,我進去能救出他們的機會也不大。

    他們的那支隊伍,有胖子,有悶油瓶,高手林立,如果他們被困在其中,憑什麼我這樣身手的人能救出他們?而要救他們出來,必然需要一批至少和他們相當的人。這種人,短時間內是找不到的。

    而霍老太出事,這個消息在我們來說,足夠能夠調動起霍家的力量,但是江湖事情往往不同於表面,霍家內部必然有利益衝突,當家出事,對於下面的人來說,首先是一個機會!他們首要會做的是什麼,很難說,而如果把消息宣揚出去,那麼形式就更加的複雜,不僅不會有人真心地支持救援活動,說不定,還有人會阻礙。

    所以,小花的打算是先壓着,需要通過迂迴的方式,而如他說的,我沒有了胖子和悶油瓶在身邊,其實只是一個普通人,這件事情不是我能解決的範疇,其實細細想來,確實就是如此。

    我在車上想着我的計劃,就發現,毫無頭緒,以前有什麼情況,我會立即想到胖子,現在,我翻遍手機裏所有的人,除了一個潘子,沒有任何和這件事情有關係的人了。

    而潘子,已經歸隱田園,我應該去打擾他嗎?

    但是,我真的無法再等了,我經歷過那些險惡的環境,知道時間是多麼重要,解家人謹慎的性格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吳家五爺的義氣和豁達,也在我的血裏流淌,我下定了決心。這一次,我真的是豁出去了。

    爲了節約時間。我在飛往長沙的機場上,給潘子打了個電話。

    電話裏的潘子,有點意外,我把我的情況和他說了一遍,說,我需要夾一隻喇嘛,希望他能夠幫我。

    我原以爲他會立即答應,沒有想到。他卻遲疑了一下,只對我道:“好,你來了再說,我去機場接你。”

    我心中有些異樣,感覺不太對。難道他那邊,有什麼變化?

    一路上忐忑不安,想着他最後的語氣,感覺不像以前他的口氣,難道在他那邊,他的生活有什麼變故?

    到了長沙。一出機場,就看到潘子站在車邊,我看到他。一下就驚呆了,幾乎沒認出他來。

    當年的那個兵痞竟然有了白頭髮,看上去,比之前看到的,老了好幾歲。雖然背脊還是硬朗的,但是一眼看去,無比的刺眼。

    我和他相對而視,一下子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小三爺。氣色不錯。”他勉強地笑了笑,接過我的包。放到車的後備廂裏。

    我坐到車裏,發現這是一輛二手車。比他原來開的那輛要差很多,潘子雖然一直是土不拉嘰的打扮,但是,這一次看到他,我就感覺他身上的那股氣沒了,不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個身上矬了幾個洞都能站起來的潘子了。

    車子顫抖地開出機場,我就問他:“原來的車呢?”

    “賣了。這車是問我朋友借的。”潘子道,“原來那車,是三爺給我的,三爺沒回來,這裏鋪子裏的貨都給下面人搶掛光了,下頭的土耗子都來要債,我給賣了還了點債,不能讓那幫小人說三爺的壞話。”

    我有點啞然,三叔的鋪子,出事之後,我真的一點也沒管。

    “你不說你找了一女人,嫂子呢?”我問道。

    “女人。”他苦笑了一聲,“咱這種性格,他孃的沒資格要女人,也別去禍害人家的女兒了。”說着看向我,“你呢,聽你電話裏說的,你還在搞那些破事,怎麼回事?”

    我搖頭:“還是那爛攤子。”事情又說了一遍,才問他,“以你的經驗,現在組個這樣的隊伍,要多少錢?”

    “現在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你要每人給個一萬僱外地人,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這些人沒用,有用的人,不光看你給多少錢,會看你的背景。”潘子道,“三爺這樣的身份,叫誰都會考慮考慮,因爲他知道,三爺叫他們是去賺錢,但是,你現在不行,這些鳥人,你根本服不了他們,到時候,不知道誰吃了誰。”

    “那有什麼辦法,那小哥和胖子都在裏面,不知道什麼情況,要是他們死在裏面了,我他孃的。”我嘆口氣,又想起了盤馬的話了,心中就很不舒服。

    潘子沒說話,只是點起了根菸:“幹我們這一行,早有這覺悟了,不過,他孃的,我最有這覺悟,卻死不了。”

    “三叔的鋪子現在怎麼樣?”我間道,“你能擺平嗎?找幾個能幹的夥計?”

    “鋪子?”他罵了一聲,“他媽的哪裏還有什麼鋪子,全爛了,那羣鳥人,平時三爺對他們怎麼樣,現在他們是怎麼回報的,只有幾個地方的盤口,還算有點良心。等下,我約他們幾個盤頭出來吃飯,看看他們肯不肯幫忙。”

    我頗有些吃驚,雖然之前也聽說過三叔下面的事情,但是,我沒想到會到這種程度。

    “爲什麼一下子就變得那麼糟糕?”從他木託回來並沒多少時間啊。

    “人心這種東西,真他媽噁心。”潘子道。

    車先開到郊區,有一幢農民房,潘子把車還給鄰居,說一會打的,就帶我進了他家裏,那是他租的房子,裏面真是家徒四壁,我看着感慨,道:“這也太不會捯飭了,這和住大馬路有什麼分別,就你這條件,你**都沒人來。”

    潘子苦笑道:“他孃的,反正就一個人,弄得好又如何,房子又不是自己的。”

    “爲什麼不去買一套?”我問。

    “買不起,我一直以爲三爺會一直在下去,等老了就和三爺一起去住養老院去。也沒存什麼錢。誰知道會這樣。”他從平板牀的牀底拿出板凳,給我坐。

    我踢開一邊塞滿了飯盒的垃圾桶坐下來,就看到在一邊。擺着三叔的靈位。

    “三叔到底如何,我們還不知道呢。你搞這個,太不吉利了吧?”我道。

    “正因爲不知道,先把功夫給做足了,萬一三爺在那邊吃不上飯怎麼辦。”他道,遞給我幾瓶啤酒。

    我擰開喝了,邊觀察四周的細節,發現這裏電視也沒有,只有潘子的牀邊有個破收音機。他的衣服倒是非常筆挺乾淨地掛在一邊,一看就是精心伺候過的,看樣子這是他當兵時候的習慣。

    他看我的眼神就失笑道:“老子是個粗人,你就是再看,也找不出絲花來,對於我這種刀口上混過來的人,每天能睡到自然醒,醒過來發現是在城裏,沒人殺沒人砍,已經是很幸福了。”

    “那你也得搞點娛樂。”我道。“你明天都怎麼過的,看着四面牆?”

    “誰說老子他媽的沒娛樂,老子在窗口吃醬瓜。喝啤酒看看下面的髮廊妹,比神仙都舒服。”潘子坐到牀上,看樣子沒有第二隻凳子了,同時就拿出他的手機,“我現在給他們打電話,不過,小三爺,今時不同往日了,我以前可以說一不二。現在,是求人辦事。你得兜着點兒,等下那人講話。可能沒那麼好聽。”

    被他這麼一說,我心裏就忐忑了起來。我不是個很能受得了冷菜冷飯的人。

    潘子就開始打電話,有幾個電話,只說到我來,有事情找他幫忙,就立即被掛掉了,有幾個乾脆打不通,只有兩三個電話,是說到了吃飯的事情。打完之後,潘子看了看我,還安慰我:“沒事,有三個人會來,比我想的好多了。”

    當天晚上,我就在國貿的飯店裏見到了那三個人,我一看,確實還都認識,以前三叔在的時候,這幾個都是和三叔關係最好的嫡系,我都是叫叔的。

    見面之後,他們也都點頭,但是我也發現了,這一次,他們全都沒有站起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他們的表情,也不像非常的勉強,才逐漸放鬆下來,潘子點了菜和他們閒聊了一下,就進人了正題。

    我們當時有一套說辭事先想好了,也沒說那張家樓如何恐怖,只說那地方如何之可能有貨。

    說完之後,幾個人都陷入了沉思,我就道:“幾位叔,現在世道不好,這麼大的油鬥,很難碰到了,我想借你們幾個入,或者咱們幾個聯手幹一票。”

    我看着他們的表情,卻發現他們都出現了一種爲難的表情。

    “小三爺,你這算是夾喇嘛嗎?”一個人就問我,我記得這傢伙叫邱叔。

    我想了想:“算是,也不是。”

    “江湖規矩,你這喇嘛夾之前,你得甩點東西出來,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你知道這地裏的東西說不準兒的,你沒下過幾回地吧,我就是賣你面子,我手下的兄弟也不會聽我的。”邱叔就道。

    說完其他兩個都點頭:“小三爺,現在大家混日子也不容易,差遣兄弟不是那麼方便的,上下都得掏錢。”

    潘子就道:“今天的份子錢,三爺不是早就預了嘛,這麼多年兄弟了,你們也算是看小三爺長起來的,這麼說多生分。”

    那邱叔就道:“三爺預的是三爺的錢,你也說這是小三爺,你小三爺是三爺的兒子嗎?如果你小三爺是三爺的兒子,那這三爺的錢,就是你的錢,可惜你不是啊,這不倒黴催的嗎?凡事我們都講個理字,這錢我是拿了,我是花了,但是,那和你沒什麼關係。”說着又看着潘子,“人家小三爺都管不了這錢,你潘子湊什麼熱鬧。”

    那傢伙嗓門說着就響了起來,邊上兩個人忙勸他:“老邱,潘子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別說這話。”

    潘子就冷笑不吱聲,那邱叔繼續道:“小三爺,咱們在這兒給三爺面子,也叫你一聲爺,你要真想起這個事,也好辦,你把杭州三爺那鋪子的房契押給我們,我們給你人,你東西能拿得出來,是你的運氣,你拿不出來,那算你倒黴。”

    “我操你媽!”潘子一下就爆了,“媽的,我說今天你怎麼肯出來,惦記着三爺的本鋪是吧,我告訴你,我潘子現在沒人沒錢,但是他孃的老子宰過的人,比你的手指頭還多,你試試動三爺的祖產,老子一把刀殺你全家。”

    潘子爆完,那邱叔顯然也是忌諱潘子的脾氣,知道他真的幹得出來,就瞪着他,另一個什麼叔就道:“哎呀,自己人不要這樣。”

    邱叔一拍桌子站起來就道:“得,你狠,你抱着吳三省那傢伙的祖產去死吧你。”說着看了我一眼,“什麼小三爺,我呸,老子算是做慈善,到這兒來最後叫你幾聲,我告訴你,吳三省不在,你在長沙城他媽算個屁,你他媽就是狗也不如,我明天就放出話,你他媽有錢都夾不到喇嘛,我等着你跪着來求我!”

    說完他甩手就走,另兩個一看這飯也吃不下去了,也急忙跟着邱叔走了出去。一下飯桌上就剩下我們兩個人。

    我完全蒙了,根本不知道眼前是什麼情況,好久,纔有一股噁心涌上心頭。

    潘子顯然已經經歷過很多了,已經無所謂了,他深吸了口氣,鎮定了一下情緒,對我道:“現在,你知道這幫到底是些什麼人了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