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請三爺賜教!”

    “我說得簡單一點,張家是個大家族,必然生活在巴乃村外,很可能是外省,如果張家有人逝世,那麼歸葬的習俗會讓他們來到巴乃,勢必巴乃村子裏會有外人出現。這裏會產生兩種可能性,一是外人的數量很少,屍體被偷偷地包裹着偷偷進山入殮;二是棺材或者屍體非常沉重,所以外人的數量相對較多,會是一支送殯的隊伍。”我點上煙,“前一種的可能性不大,這深山之中,要往返需要大量的物資,兩三個人背一具屍體進山是不現實的,而第二種可能性就大了很多,但是你有沒有發現,這所有的特徵,和考古隊的出現太像了。”

    潘子一拍大腿,也明白了。

    “我的孃親,你是說,那根本就不是考古隊!我操,當年的考古隊,是給張家樓來送葬的張家族人?”

    我點頭:“我們被考古隊這個名字先入爲主了,我們一直認爲是考古隊就必須挖點什麼出去,但是,也許,他們到這裏來,根本就不是挖什麼東西出來。”

    小花點頭:“他們是在送葬。”ωwш⊙т tκa n⊙¢O

    “可是,霍家也在其中啊。”我道:“她難道是張家人嗎?”

    “不不不,我們從頭想起,結合所有的資料。”小花道,“我們知道,那支考古隊的規格很高,甚至受到了某個最高領導人的接見。”

    我道:“有一個人告訴過我,當年的事件,有着強烈的政治氛圍,甚至已經通天了。背後的背景極其深。”

    小花繼續道:“我們一開始都認爲,他們是在這裏尋找張家古樓,並且從裏面拿取什麼東西。唯一的線索。就是那些鐵塊。”

    我道:“現在,我們都知道了,他們可能不是要拿東西出來。而是送東西進去。他們——是在送殯。隊伍中有霍玲,雖然霍玲並不姓張。但大家族出殯,還是會有很多異姓同胞的,所以霍玲在其中並不是不可能。”

    我和小花同時沉默了,我腦子忽然就有點僵硬,那不是思維混亂,而是思維極度清晰的僵硬。

    隔了好久,潘子才說道:“操他們奶奶的,這些我都沒興趣。我只想知道,如果你們的推測是真的,他們把誰送進去了?”

    我搖着頭,心說鬼才知道,誰都有可能啊,又問小花道:“張是天下第一大姓。會不會是張大佛爺?”

    “不可以這個作爲推論,在那個時代,改個名字太容易了,老九門每個人至少都有十幾個化名,他們那批人最後的名字幾乎都不是原名。張大佛爺顯然和張家應該有關係。但是按照我對他們的瞭解,應該不是,而且霍玲阿姨在老太太嘴裏並不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如果是張大佛爺入殮,怎麼樣也應該是老太太親自去,而不會找一個並不算特別出色的晚輩。”

    我點頭,小花的說服力很強,他又道:“另外,還有一種非常大的可能性,就是‘鳩佔鵲巢’,被送進去的主,很可能不是張家的後人。可能因爲張家古樓有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詭異作用,所以他們把屍體送了進去。那也能從另一個方向解釋剛纔三爺的問題了。”

    “你是說,爲什麼霍玲會在送葬的隊伍裏面嗎?”

    “比起把一座古墓裏的東西拿出來。把一具屍體送進去,其難度可能更大。假設當年老九門聯合盜墓活動的幕後勢力,同時也是七九年考古隊的幕後勢力,那七九年在這裏發生的事情就應該是老九門事件的延續。不比盜墓是單純的破壞,入殮一個古墓,就好比是在螺螄殼裏做道場,這種情況下,對於隊伍要求就更高。新生代的霍玲被徵召出現在這裏,並不稀奇。”

    我摸了摸頭上的汗,心說這真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狀況。

    “當然,我們現在只是推測,事實到底如何,要進到裏面才能確定。”小花道,“無論是什麼真相,顯然都和我的上一輩有聯繫,我忽然有點明白爲什麼我的上輩中有那麼多人忽然想要洗底,放棄那麼大的盤業不要,寧可讓自己的子孫做做小本生意。這水也太深了。”

    我知道他說的是老九門裏的幾家,我道:“但是,不是有很多家還是傳承了下來?”

    “傳承下來的那幾家,無一不是有非常上頭的背景,很可能也是身不由己。”小花道,“比起我們這些陷在這個圈子裏不可自拔的可憐蟲,吳老爺能設置這麼一個佈局把你們洗白,真不是一般人啊。雖然說我爺爺解九爺一直是老九門裏公認的奇才,但是在魄力上,還真是不如狗五。”

    真的是這樣嗎?我聽小花說着,忽然腦子裏閃過一次靈感。

    我有很多事情並沒有和小花他們說,他們並不知道解連環和我三叔之間發生的那麼多事,小花說的我爺爺故意洗白,我一直以爲是很輕鬆的過程,但是被他這麼一說,我忽然就意識到,也許我想得太簡單了。

    首先,是我家裏整個情況,我的父親兩個兄弟,一共是兄弟三個人,我的老爹是完全洗白了,二叔半隻腳在裏面,半隻腳在外面,三叔則是繼承了一切,但他是自學成才,我爺爺並沒有教給他太多。

    這樣的結構,真的是自然形成的嗎?我想到了三叔和二叔都沒有子嗣,只有完全洗白的我老爹生了我。如果如小花說的,那情況是否是這樣——這是一個沉默的約定。

    三叔進入行業,作爲揹負一切的人,二叔作爲備份,在暗中權衡,而我的父親則完全退出,這樣,在三叔這一代,那神祕的壓力可能就不會那麼大,再到下一代,我三叔和二叔都不生小孩,就在我這一代,吳家和這個神祕的壓力的關係就完全隔斷了。

    想起來這個過程也是相當有可能的事情,我狠抽了一口煙,心說,三叔,苦了你了,雖然你已經被掉包了。

    雲彩這時候招呼我們吃飯,小花就對我道:“不聊了,幾個小時之後一切就見真章了,如果失敗,那就直接在下頭問我們長輩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