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經歷過四川的冒險,攀爬對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難題了。我目測了山洞的高度,有六十多米高,大約二十層樓的高度。

    好在這山岩要好走很多,不到一小時,我就爬得非常高了,最讓自己覺得自豪的是,全程我耳朵上夾的煙都沒掉下來。

    我用鐵刺綁上繩子,做了簡易的安全繩,等我發現想要再往上就十分困難的時候,人大概離洞頂還有十米左右的距離。

    胖子在下面呼應我,我用手電照射洞頂,上面全是狼牙一般刺下的鐘乳石。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發現這些鐘乳石之間,果然有東西。

    但是這些鐘乳石太大了,犬牙交錯,在這個距離下我還是看不太清楚。

    “有什麼東西沒?”胖子在下面非常期待,我心說他孃的自己不爬,老子就不說氣死你,就沒理他。

    胖子在下面鍥而不捨地叫着,我定神就嘗試着在山岩上變換角度,幾次我都差點掉下去,但還是看不清楚。

    wωω⊕Tтka n⊕C○

    我喘了幾口氣,感覺有些鬱悶,好不容易爬那麼高,還是白費力氣。

    胖子就叫道:“日照香爐生紫煙,紫煙生在此山中。你那位置不可能看清楚,你給我照着,手電光圈打到最亮,我來看。”

    我罵道:“你他娘沒文化就別念,要念也把舌頭捋直了再念行嗎?”

    “老子他娘活躍氣氛,你丫心急就心急,別老擠兌我,再囉嗦我把你日出煙來,你他娘還不一定是紫煙呢。”胖子就怒了。

    我暗罵,只好把手電往鐘乳石裏照射。結果照了半天,他也看不出什麼花兒來。

    但是他也看到了,在鐘乳石中間有東西。個頭不大,但一定是人造的。

    “看不到的。太遠了,光線不夠強。他孃的那死畸形把望遠鏡拿走了,否則還能看清點。”

    核心問題還是太遠了,狼眼的戰術距離其實不近,但是人的目力有限,在這種聚集的光線下,東西太小,如果同時又不是你熟悉的東西。你看到形狀很難判斷那是什麼。

    這種情況下,要麼有望遠鏡,要麼就得靠的更近。

    我往上看,上面確實很難攀爬,危險係數非常大,但是這個時候,我已經決定要鋌而走險。

    我對胖子做了一個我要繼續往上的手勢,也不管他有沒有看到,就勉力繼續尋找可以落腳的地方,往上又上了幾步。

    我就發現。再往上全部都是光滑的石灰瀑布了,而且是一個反向的角度,我只要踩上去。只要三秒鐘,就會血肉模糊地趴在胖子面前。

    我不知道在那個位置糾結了多久,胖子在下面叫了無數次我也沒理他,我爬得那麼高,不甘心就這麼下去。

    但又實在沒轍了,最後胖子在下面就無奈了,對着我叫:“下來吧,工頭答應給錢了。”

    一直待在那個地方,我的銳氣耗完了。我只有灰溜溜地爬下去,一路落到地面。胖子就朝我搖頭。

    我拍了拍手,就嘆氣:“這下我也徹底沒轍了。你有什麼損招就上吧。”

    “胖爺我有損招早上了,我早沒轍了,不過你不算沒成果,至少這上面確實有東西。”他道,“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倒是有一線可能,不過我沒敢說,因爲太冒險。你可以用鐵刺做一個鉤子,看看甩過去能不能鉤住什麼,蕩過去。”

    “那我怎麼回來啊?”

    “回來個屁,你就掛上面,等找到入口,我去樓裏把小哥他們救出來,然後再來救你。你就掛上面,抽抽菸,想想我們以後的好日子。”

    胖子的方法可行但是扯淡,我肯定不幹,不說上面那東西是否真的和入口有關,就說真讓胖子去了,他要是也死在裏面,那我就要掛在這裏餓死,這種死法太苦逼了。

    攀爬了一遍,身體機能消耗很大,我的手指都有點發抖,便一邊活動,一邊去水裏泡着,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我的手上感覺不對。

    用手電一照,我發現我的手指間黝黑黝黑的,指甲裏全是黑的。

    污垢?泥巴?

    但是手感很油膩,不是泥巴的感覺,我聞了聞,就聞到指甲裏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這味道還真不是所有人都能聞出來,但是我一下就明白了上面沾了什麼。

    “別看了,老孃兒們一樣,還這麼講究。”胖子罵道。

    我道:“不對,這是火油的味道。”說着看了看四周的巖壁,

    “這些石頭縫裏有火油。”

    我來到巖壁邊上,探手進去摸了摸,裏面是乾的,什麼都沒有,然後繼續往上爬,一路爬到三四人高的位置,我再往石頭縫兒裏探手,一下就摸了一手的黑油。

    火油是一種特別的油,它的配料千奇百怪,很多配方調製出來的油都可以被稱爲火油,唯一共同的特徵是,這種油是一種膠狀的,能流動,但是很黏稠。在有棉芯的情況下,燃燒得十分緩慢,一般都是在封閉場合做長明燈、火把。它們放置很長的時間都不會變質,也不會乾涸。

    縫隙很窄,我的手不能完全探入,但是用手電往裏照的時候,我就發現,縫隙裏面的火油含量很高。黑黝黝的一層,還能看到裏面有很多的拳頭大小的棉團。

    我順着縫隙一路往上看去,就發現這條灌滿火油的縫隙是連貫的,一路螺旋着,一直盤旋到洞穴的上方。

    這是一條引火的路,看這棉芯,看樣子還是照明用的。

    胖子也爬了上來,看到就驚訝道:“喲嗬,這裏面還灌了芝麻醬呢,這是什麼東西?”

    我指了指棉芯和他解釋,他擡頭往上看,就咋舌:“我操,這要點起來,肯定很壯觀啊。”

    “不過,這玩意兒是用來幹嗎的?”我道,“照鏡子需要這麼多火油嗎?這他娘得多鋪張浪費啊。而且,這玩意兒一定是一次性的,這些火油點上了,根本不可能滅掉。就算你有滅火器,你爬上去噴一圈也極不容易。一點上非得油燒光了不可。”

    “未必。”胖子道,他指了指其中的棉芯,“你看這些棉芯,都有燒過的痕跡,這些東西都被點燃過。”

    我搖頭:“肯定是測試棉芯的質量的時候點過,之後再裝進去的。如果在這裏點上,這裏的火油一定是燒完了才能滅掉。你丫頂着滿牆的烈火攀巖上去滅火,那得死多少人,而且這裏所有的油溝全都是相連的,你要滅肯定得同時把所有的棉芯都熄滅才行,單熄滅一盞,邊上的火焰立即就會將其再次點燃。”

    胖子摸着下巴,點頭:“有道理。不過,這條火油溝和這面鏡子在這裏,應該是有聯繫的對吧。”

    我點頭,他就道:“那就行了。”說着他就掏出打火機,“馬克思同志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我一看,立即大驚,剛想問:“你要幹嗎?”

    打火機的火苗幾乎是從胖子手裏飛出來的,甩手胖子就把打火機探入了縫隙裏,裏面的火油星子一下就被點着了,就看一條火龍一下從岩石的縫隙裏噴了出來。

    我和他都沒有想到火焰是如此猛,兩個都猝不及防,反身就撲了出去,重重地摔進了水裏。

    好在下面有水,我沒摔疼,立即就掙扎着爬起來,擡頭一看,我看到了一個讓我瞠目結舌的奇觀。

    就見一條火龍螺旋着一路往上蔓延,猶如受驚了一般,在山洞壁上亂爬,留下了熊熊的火焰印記。幾乎是瞬間,整個山洞立即被火光照得通明。

    同時,山洞中的溫度開始升高,一股火油味立即瀰漫整個空間。

    我們目瞪口呆地看着這火龍一圈一圈向上蔓延,幾乎都產生了暈眩的感覺。

    足有十分鐘,火龍才爬到頂端停了下來,我們就看到一條火焰螺旋爬滿了整個洞壁。整個山洞完全顯現出來,我發現山洞的形狀就好像一個倒扣的喇叭,所有的火光全部集中到水中的鏡子裏。鏡子裏的古樓被照得猶如白晝一般。

    “牛逼。”胖子呆滯道。

    我回頭看他,就把他手裏的打火機搶了過來:“你他娘神經病,要是這油路通着炸藥怎麼辦,這地方不比從前,胖爺你能靠譜點讓我們多活幾年嗎?”

    “你要想多活幾年就不應該來這兒。”胖子就道,根本沒看我,而是看着上面,“胖爺我沒你那麼磨嘰,你看,那是什麼?”

    我擡頭,立即就看到,山頂之上,原本暗淡的區域裏,竟然有一座非常微小的古樓模型。

    古樓的小模型,倒掛在洞頂上。如果不是那麼強的光線把所有的影子全都消除了,根本不可能看到。

    “張家古樓!”我皺起眉頭。同時我就看到,在古樓上,閃爍着很多的光點。似乎古樓的模型四周,有着很多的鏡片,正在反射這裏的火光。同時,我也看到,在四周的牆壁上,隱約閃爍着無數的光點,整個洞穴好像琉璃一樣。

    胖子喃喃道:“原來張家人都是從小人國來的。”

    “不是,這是濾鏡。”我道,我看着整個洞穴的形狀,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運作機理,看着滿是火焰的牆壁,我知道已經無法驗證了。但是我幾乎可以肯定,鏡中古樓的祕密,絕對不會有第二種可能性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