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沙子下面傳來的聲音還沒消失,我忽然聽到遠處的黑暗中傳來無數悶響,似乎是什麼東西從這個石洞的頂部掉了下來,落入了流沙裏面。

    聲音非常密集,最後簡直像下雨一樣,掉落的東西數量應該相當多。

    胖子正滾的起勁,聽到這聲音立即停了下來,自言自語到:“我好像聽到了要倒黴的聲音。”

    說完立即坐了起來。我們身上沒什麼防身的東西,胖子就拿出了那些鐵刺。

    我也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但是向四周看出。只能看到流沙。

    那聲音傳來的地方離這裏還是有一定距離的,“狼眼”雖然能照的非常遠,但是在黃沙中本來就很難看清楚細節,極目眺望,也看不出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往下掉。

    我心中不安,現在我們根本沒有任何防禦力,一旦我們趴着的地盤遭到損壞,我們就會沉入流沙之中。

    雖說流沙不深,不會困死我們。但我們也成了甕中之鱉。說的難聽點,假設我們被困早流沙裏。

    就算只是幾隻優點耐心的蚊子,也能把我們叮死在這裏,我對胖子說道:“你這破”牙籤“也頂不上什麼用,繼續爬吧,能爬多遠爬多遠,也許能讓我們堅持到靠邊。“

    胖子看了看手裏的鐵刺,立即點頭:”好,走。“我們再次趴下,立即開始繼續滾動和爬行。胖子明顯加快了速度,顯然,恐懼纔是人類的第一生產力。

    不料才走了一段。忽然一個東西掉落在我們邊上,胖子用手電一照,就看到那是一塊骨頭。

    胖子又用手電往洞頂上照去,一下就看到。整個石洞的頂上貼着很多屍體,這些屍體看上去好像被拍扁後粘在了洞頂上。

    同時,我們發現洞頂正在顫動。粘在上面的屍體搖搖欲墜,不時有碎屑掉下來。

    物體落地的聲音下雨般繼續響起。而且這一次我聽的特別清楚,這聲音似乎是在移動,並且正迅速靠近我們。

    胖子用手電照向那個方向,已經可以隱約看到,屍體們正被什麼東西震的紛紛下掉。一個巨大的倒掛在洞頂上的影子,在手電光下若隱若現。

    這回可以肯定,這裏似乎是一個餵食場了,所有進入通風和採光石道的動物最後都會被聚集到這裏來。被這裏的某和東西處理掉,只是不知道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

    狗日的倒黴,這鬼影怎麼就沒和我們在多說點,要知道這裏有這種設計,我他孃的至少不會跑的那麼快,中這麼簡陋的陷阱,要是小心點,說不定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古樓了。

    我心中只罵,一時之間感到很絕望,看四周的情況和這東西的個頭。跑也不太可能了。

    就算是平路我們也跑不過它,難道這一次也要被這東西拍扁在洞頂上了嗎?這在種狀態下,好像想有個更有尊嚴的死法都不行。

    一千的經驗告訴我們。不管怎樣,都要堅持到最後一刻,胖子遞給我鐵刺,這在以前通常是佛爺用的東西。

    最多捅死個寡婦或者不走運半夜被驚醒的老財主,這玩意兒雖然不好賣,但也算是個古董,我本來還想拿回去留個紀念。

    沒想到現在用它要對抗的,竟然會是這麼一個東西,也虧的這東西十分鋒利。往任何東西身上招呼,對方也必然不會太痛快。

    胖子沒有槍慫了很多。我們踩在底盤的骨架上,半彎着腰。就等着那東西靠近,這樣做我們至少可以在它第一次進攻的時候,選擇是跳過去躲過,還是趁機反擊。

    然而,我們拉架子擺了半天,那東西竟然到了我們四周就停住了。

    我心說他孃的,這東西這麼大個子,還挺謹慎呢,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是活物還是死屍?

    看着遠處洞頂上巨大的影子,我手裏的汗都從指縫裏擠了出來,活物怎麼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野獸,而死物的話,應該不一會有這種謹慎的行爲。

    這時候,我們面前的沙子忽然起了波動,一條沙浪在我們面前翻滾,我把手電照向流沙表面,正好看到流沙中剛纔落下的那塊骨頭上忽然起了變化,那塊骨頭好像是活了一樣,竟然在沙子上爬動。

    骨頭在沙地中竟然扭曲起來,上面棉絮一樣的東西在收縮膨脹,能看到幾根黑色的觸角從骨頭下面探了出來。

    我們再把目光投向洞頂,就更加目瞪口呆,之間洞頂上粘着的那些骨頭全部動了起來,大量黑色的,牙籤一樣粗細的觸角都伸了出來。

    這些觸角抖動着,就像整個洞頂都忽然長處了刺一樣,很快,很多蟲子就從洞頂下落了下來。

    全部是黑色的,指甲蓋一般大小,;落下後直接就爬進流沙中不見了,胖子反應很快,立即拿起另外一副地盤當傘擋在我們頭頂,才使我們沒有被蟲子落一滿腦袋。

    我立即就知道了這事什麼東西,這是一種石蠶,是很常見的水生害蟲。

    不知道爲什麼在這裏的陸地上也能生存,這種蟲子會利用自己分泌的液體,把很多石頭,骨頭粘成一繭,自己躲在裏面。

    這東西咬人非常疼,但是活動能力不強,一般只有被侵犯的時候纔會從自己的繭裏逃出來。

    胖子的手因爲抓在那把”傘“上,被咬了好幾口,很快就腫了起來。

    我一邊讓他用鐵刺代替手頂着傘,一邊讓他鎮定:”這蟲子不是攻擊性的蟲子“。

    胖子說道:”我可不這麼認爲,如果我們翻進流沙裏,就會變成這些蟲子最好的美食,他們肯定會把我們啃個乾淨。

    很快洞頂上的石蠶多數掉進了流沙中。胖子趕忙放下了“傘”我忽然明白了,上面的這些骨頭很可能不是像我們想的那樣被拍扁上去的而是這些蟲子一塊一塊運上去粘起來的,胖子用“傘”當鏟子鏟了一下沙子,就發現沙子的表層下面幾乎全都是石蠶。

    胖子罵道:“我操,我再也不怕我們會餓死了,這些東西的蛋白質含量肯定超高,咱們吃這東西比在城裏吃的乾淨營養。

    我看向遠處蹲着的那個黑影,心說這東西估計很我們的想法一樣:我再也不用怕餓死了,這兩個東西看上去營養很豐富。

    我對胖子道:”要吃你吃,你吃的營養越好,別人吃你的時候越香。趁那個大傢伙還在裝文藝,我們還是繼續撤吧。這麼大動靜它都沒反應,說不定它根本就沒注意我們。

    胖子說道:“不可能,它就擋在我們要去的方向上,我們得從它下面經過。我靠。我真沒這種樂趣。”

    我說:“那你說怎麼辦?等着它忽然改變注意把我們都滅了。還是等他自己無聊死?”

    “它要攻擊我們,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考慮這些沒用”胖子一邊手中補丁得換底盤繼續前進。一邊四處大量。“最好的辦法還是找地方躲一躲,這地方太大了,咱們用手電做誘餌”。

    “它是被光吸引過來的嗎?”我懷疑道,“掉到這裏的梅花鹿可沒帶手電筒。我覺的很可能是氣味和聲音。”

    “到底是哪一種?”

    “氣味的可能行更大一點兒。”我說到。胖子立即就從懷裏掏出一瓶東西來。

    “這是什麼玩意兒?”

    “藿香正氣水,幫忙。快”胖子脫掉自己的襪子,把瓶子放到裏面,然後當成流星錘甩動,甩到最快的時候酒吧瓶子甩了出去,瓶子飛了一個弧線,打在了一邊的柱子上,能聽到瓶子破碎的聲音。

    “這誰的味道非常重,如果它是被氣味吸引的,說不定能把它引過去。”

    那黑影毫無反應。

    “也許是你的襪子太臭了,把藿香正氣水的味道給遮掩了。”我說到。

    難道是聲音?我心說,剛纔太多東西從上面掉落下來了,所以這黑影才停了下來,是爲了等聲音平息?

    四周還有蟲子掉落的聲音,但是聲音已經越來越輕。我不安起來,看着黑影,忽然就大吼了一聲。

    那黑影果然東了一下,胖子立即把我的嘴巴捂住了,輕聲問我幹嗎。

    我到:“這東西好像是靠聲音來判斷我們的位置的。

    而且它對聲音的判別能力並不是特別好,稍微有一些干擾,它就無法判斷我們的位置。

    咱們的做好準備,等聲音全安靜下來之後,我們絕對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胖子聽了之後,反而興奮起來:“這太被動了,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應該趁現在這個機會去把它弄死啊。”

    我心說就算你能摸過去,以我們現在的情況,能摸上洞頂也太難了,說話間,那黑影忽然往後縮了縮。

    我們被嚇了一跳,就看到那黑影緩緩的退到了黑暗之中。(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