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直到那個黑影完全消失,我才意識到這東西真的走了。我和胖子面面相覷,立即小心翼翼地繼續往前,往我們的目的地爬去。

    這一次根本不敢休息,半個小時後,我們終於爬上了那個石頭臺,翻了上去,我和胖子已經累的連白眼的翻不動了。就發現這事一個非常粗糙的石臺子。

    石臺中間有條石梯通往上方,我們走上去,發現上頭的通道口上封着銅門,頂了一下,銅門紋絲不動。胖子說可能是拉的,就抓住幾個花紋往下拽,可連指甲都摳裂了也沒有任何反映。

    就在我們抓撓銅門的時候,黑楠中又開始傳來東西墜落的聲音,那個倒掛在房頂的龐然大物又往我們這邊靠了過來,這一次速度非常快。

    胖子提醒我道:手錶有鬧鐘功能,快到鬧鐘調響了,讓它去追鬧鐘。

    我這纔想起來還有這招,忙把手錶調成鬧鐘,然後狠狠的甩了出去,稀里嘩啦的碎骨掉落聲立即轉向。因爲手錶太輕,我仍的並不遠。

    只見在手錶光中,有一直巨大的密洛陀昂首盤身從我們面前的房頂上經過,這隻密洛陀太大,簡直就是一隻金剛,身上的綠色皮膚在手電光下閃爍這翡翠的光澤。

    想必它就是瑤族神話中的男性創世神,作爲暴力和毀滅的神靈,卻被困在這裏做清道夫。我們可能是幾千年裏少數能娛樂它的傻逼了。

    那密洛陀稍稍做了一個停頓,就伸出奇長的手,探向流沙中手錶的方向,似乎很疑惑又很有興趣。黃沙很快把手錶掩埋了,手錶的聲音一下就聽到不了。

    我心中暗叫不好,就見那密洛陀聽了半天。忽然把腦袋轉向了我們。

    它的臉上什麼五官都沒有,像是一個奇怪的人偶。

    接着,它朝我們所處的石臺緩緩地靠了過來。此時我忽然看到。這東西的臉上幾乎已經被打爛了,全都是子彈的彈孔疤。

    我們靜靜的趴在石臺上。巨大的密洛陀就呆在我們的上空,它似乎知道我們就在附近,但是無法肯定我們在那個方位,因此只是靜靜的吊在那兒。

    我最怕的就是胖子放屁,胖子一緊張就會犯這種錯誤,好在胖子這一次成熟了很多,這種感覺太他娘詭異了,我的心在狂跳。我感覺就是應爲我心跳的聲音,那東西纔會徘徊着不走。

    我不敢深呼吸調整自己的狀態,只能緩緩地硬壓住自己的呼吸,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太難了。

    我讓自己的心跳平靜下來,幾乎用了三個小時,最後也不是自己的功勞,是因爲這樣的狀態持續太久了,體力吃不消,人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心跳纔開始平靜下來。

    我開始胡思亂想。心說怎麼辦,要是這東西一直掛在這裏,我們就傻逼了。搞不好我們會變成兩具乾屍,完全是自己把自己給憋死了。

    我知道以胖子的性格,絕對不會束手待斃,到了臨界點上,他一定會放手一搏,但是事實上,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只是在選擇死法而已。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我心中盤算身上還有什麼東西,甩出去之後可以持續的發出聲音。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在腦子裏過了一遍。忽然就想起了小花的手機。

    我緩緩地把手摸向我的口袋——手機還在。我心中暗喜,心跳又加劇起來。慢慢的,我就把手機掏了出來。

    “好。希望還有電,上帝保佑還有電!”我心中說道,緩緩地把手機翻開。

    沒想到剛一翻開,電池早已見底的手機就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電量不足的警告聲。

    我整個人都驚了。這聲音在平時聽起來完全不大,如今聽起來竟然猶如炸雷一樣。

    幾乎是同時,我就看到頭頂的巨大綠人立即垂了下來,腦袋就在我的腦袋邊上,最多隻有一根手指的距離。

    它不停的轉動着腦袋,似乎在尋找着剛纔發出聲音的東西。我看到那綠色的皮膚不停的挪動着,簡直能反射出我的臉來。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麼樣的神經,才能在這幾秒鐘裏,把小花的手機切換到視屏播放的頁面,每按一次按鈕。

    這該死的破手機就會發出輕微的一聲響,我按了足有六下。

    那東西就貼着我的後腦勺掛了過去,來到了我的另一邊,此時,我終於把視頻播放的頁面按了出來,掄起膀子就把手機甩了出去。

    手機發出聲音,一下飛下石臺,幾乎是同時,巨大的密洛陀就開始攻擊了,他速度極快的往那個地方凌空掛了過去,我在它的腦袋邊上,孫堅就被撞到了,整個人被撞的飛了出去,一個倒栽蔥掉進了流沙裏。

    瞬間我便開始往下沉,等我撲騰起來,正看到幾乎在一瞬間沒拿東西就把小花的手機給滅了,它巨大的長臂對着沙坑揮舞了幾下。

    也不知道有沒有把小花的手機打爛,只知道手機和手錶一定是同樣的下場。

    四周瞬間又沒有聲音了,只見那東西巨大的身軀又緩緩地蜷縮着上了洞頂,我大氣也不敢出,任憑自己緩緩地沒入流沙中。

    我成功的把這東西引出石臺了,現在就看胖子的了,我正準備鬆口氣,立即又發現不對勁了——這沙子裏有東西!

    我身上幾乎多有的部位,都同時感覺到一股刺疼,好像在被什麼蟲子啃咬一般。

    石蠶,我心中暗罵。果然和胖子說的一樣,我在流沙之中,對它們來說等於死物,它們是食肉的蟲類,肯定回來吃我。

    我在流沙之中,慢慢把手伸到一個瘙癢的地方。一摸,果然是蟲子,這些蟲子有皮皮蝦那麼大,我一把抓住,然後死命的一拉。

    它的鉗子死死地鉗着我的皮膚,我竟然沒把它拉下來。我再用力一拉,就感覺到我的肉一下被生生地撕了一條口子。

    那種疼幾乎是鑽心的,但是再疼我也不像被蟲子咬,我立即再去摸另一邊。

    我幾乎是咬着牙拉下它的。沙子附着在傷口上,使疼痛加劇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減輕了,那種被蟲子咬住的感覺也瞬間消失了。

    接着我就看到四周的沙子開始沸騰,無數的石蠶開始從沙子裏蜂擁而出,遠離我。

    這動靜十分大,掛在頂部的巨大的密洛陀立即被驚動,看着那些石蠶飛快地爬向遠處,它立即追了過去。

    我明白了,這可能是我體內血的功效,也不知道是應該驚訝還是開心,我立即對胖子發出嗶嗶的氣聲,胖子驚訝的看着這變化,探出頭來,伸手把我再次拉上了石臺。

    我看着我的傷口血流如注,心中不禁暗罵。胖子說道:“我靠,再這樣下去,你就成半個小哥了。“”別廢話,能上去嗎?“

    胖子搖頭:”那銅門太結實了,靠我們的力量是打不開的,但是,我有一計,只是還得犧牲你一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