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胖子的計劃就是:我們必須引那個巨大的密洛陀過來攻擊這道銅門,纔有可能打開它。

    否則以我們的力氣,估計從現在開始練伏地挺身,再多吃些石蠶補充蛋白質,也要連個幾年纔有可能成功。

    但是我身上多有的發生器械都已經仍出去了。好在我知道仍在什麼地方了。

    我一個人來到剛纔我仍小花手機的地方,用力刨着沙子,走過之處所有的石蠶都從沙子裏跑了出來。那巨大的密洛陀就在遠處。聽到我這裏的動靜又開始往會走。

    我忽然覺得他也挺悲哀的,在黑暗中只能靠聽力來尋找獵物。我瘋狂的扒沙子,小花的手機很快被我扒了出來。

    手機還在播放視頻,一出沙子,聲音立即就清晰起來,我把聲音按到最大,那怪物立即加快了速度朝我這個方向急衝過來。

    我立即甩手,把手機仍給胖子,胖子凌空接住,以和他體形極不相符的靈巧動作,在手機上粘上一塊口香糖,將手機死死地按在了那道銅門上。

    幾乎是同時,那怪物就像飛一樣撲到了石臺邊上,胖子飛身躍下,撲入了流沙之中,猶如肥豬滾沙,用力滾進沙裏。

    我看得真切,就看到那怪物掛在石臺的上方,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就一下撞向了銅門。

    幾乎就是一下,那銅門便如同炮彈一樣飛了出去,露出了一個黑洞洞的門口。小花的手機幾乎是瞬間被撞的粉碎。

    這種力量讓我咂舌。如果是人,這一下肺都會被從鼻孔裏撞出來。

    撞完之後,事情發生了出乎我們意料的變化——那銅門被撞飛之後,應該是在洞口上方飛了一段時間。

    然後重重地落下,發出了一聲極其響亮的聲音。巨大的密洛陀一下就被這聲音激怒了,死命的想鑽入那道門裏。

    無奈那道門太狹窄了,它撞得整個洞頂都開始震動。也絲毫進不去。

    而最讓人頭疼的是,它每撞動—次。樓板上的銅門就會發出一聲聲音,這更加激怒了它。

    我在這個時候把我的電子錶也挖了出來,但是已經完全損壞了。

    我爬行到胖子邊上。我們靜靜地看着,等着這東西消停的時候。

    然而,這東西好像不知疲倦一樣,幾乎是以固定的頻率撞擊那個門洞。我們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這東西就是不離開。

    “這麼缺心眼的東西我真是第一次見。”胖子說道,“這東西是不是你親戚?”

    我就道:“你他娘才缺心眼呢。你他娘才綠臉呢。快想想辦法,我們沒有時間了。”

    “這東西現在什麼都顧不上了,心裏只有那個洞,你要把它弄開,得給它更大的刺激。”胖子掏出衝鋒槍,把槍托掰開。

    我們靠到那石臺邊上,用鞋帶綁住槍的扳機,把槍死死地按進沙裏。

    胖子打開自己的揹包,把一些不太用的東西全部掏了出來,死死壓住那把槍。然後給我使了個眼色。

    我知道他要幹嗎,於是點頭,立即做好了準備。胖子一拉鞋帶。衝鋒槍立即開火,瞬間一梭子子彈直接打在了密洛陀的身上。

    綠色的血花四濺,密洛陀幾乎整個從房頂摔了下來,重重地摔在了石臺上。

    我和胖子立即緊貼石臺,就看着衝鋒槍不停地吐出火舌,揹包根本不停地打在石臺和怪物身上。

    那怪物終於暴怒了。我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幾乎整個從石臺上撲了下來,一個巴掌就把機關槍所在的整片沙地拍上了天。

    吐着火舌的衝鋒槍凌空掃出了最後一梭子子彈,直接掃在胖子的頭頂,碎石四濺。虧得胖子條件反射地縮腦袋,否則天靈蓋就沒了。

    衝鋒槍砸到一邊的柱子上。直接碎成了好幾塊,徹底啞火了。

    胖子被這最後一梭子嚇得夠戧。我撩起沙子拍了他一臉讓他反應過來,接着兩個人就迅速爬上了石臺。剛上去,便聽到身後洞頂撒謊能夠一陣巨響。

    回頭一看,那巨怪已經重新跳上了洞頂,發了瘋一樣地撞擊洞頂,朝石臺撲來。

    無數的骨頭碎片往下掉,那銅門又發出了聲音,我心說糟糕,那怪物果然完全是暴怒般地撞向那門洞。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狂奔着就衝了出去,一下就被那怪物擋住了。

    我大叫一聲“胖子”,剛想探頭看如何,那怪物的手一下從門洞裏伸了進來,一巴掌把我拍了出去。

    我就地一滾再爬起來,一下看到胖子竟然牢牢地趴在那怪物的手臂上,用鐵刺死死地扎住怪物,自己眼睛閉得死死的

    我對他大叫:“快撒手!”胖子這才睜開眼睛。這時也不需要他撒手了,他立即被甩了出去,就地滾開了。

    我大口喘氣,看着那手不停地伸進來拍打地面。我們越退越遠,退到它手的攻擊半徑之外,兩個人便癱倒在地了。

    胖子聽着一邊銅門震動的聲音,立即又去用力把銅門抱起來,坐在地上,拿自己做肉墊。我腦子裏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那隻手終於縮了回去。

    我們感覺這樓板的震動漸小,知道它走遠了。胖子小心翼翼地放下銅門,我們這纔有時間打量我們是在什麼地方。

    只一照,我們立即就發現了這還是一個山內的洞穴,但是一轉身,我們就定住了。

    我看到了一幢巨大的古樓聳立在我們的身後。黑暗中古樓顯得無比陳舊,那毫無色澤的灰色外表如同化石一般,述說着無數不可言說的祕密。

    “張家古樓……”我幾乎是從喉嚨深處說出了這幾個字。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