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裘德考從巴乃回來之後,又活了三個月,便駕鶴西歸了。國際打撈公司股東重組,拍賣了一些資產,裘德考隊伍裏有一些和我有私交的人,在許多項目組撤銷的時候。拿走了很多卷宗。當然,這些卷宗都寄到了我這裏,但是都沒有之前給我的那十二卷重要。雖然我在其中找到了很多細節去補充故事內容,但是整體拼湊出來的故事,並沒有往前進。

    我和其中幾個人一起喝咖啡,他們告訴我,國際打撈公司的高層還會繼續尋找更多的可能性,他們的資金還是很充足的。幾個可能接班的大佬拜託他們給我帶話,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想繼續和我們合作,條件會比裘德考在的時候更豐厚。

    我做了一個**的手勢,讓他們幫我把意思傳達回去。

    啞姐在半年後結婚了,新郎是一個很不起眼的男人,有一點禿頂。人到中年了,似乎也沒有多少錢。很多人說他並不是真的喜歡啞姐,而是貪圖啞姐的錢和地位。我參加了婚禮,這個男人名字好像叫做阿邦,眼中全是狡獪之色,但是很殷勤,不停地給大家敬酒、遞煙而啞姐,一直面無表情,看着我身邊空着的那個座位。

    很多男人,並不是因爲這樣那樣而被人記住,他被人記住,是因爲他永遠不會回來了。

    據說啞姐和這個男人好上,是因爲這個男人是酒行裏送酒的,送的次數多了,每次看到女主顧喝得爛醉,就順手照顧一下,這才發生了關係。

    皮包的傷好了之後,洗心革面。去參加了自考,專業好像是國際貿易。但是專業課考試科科掛,用他自己的話說。以自己的文化水平很多時候連題目都沒法讀通,更別說該怎麼答了。英語的話。連二十六個字母他都認不全。

    最後他還是回了這一行,但是絕對不做大買賣了。他的搭檔說,他現在的口頭禪就是“有錢賺沒命花,不如回家去賣豆腐花”。皮包變成了他們那一批人中手藝最好,但膽子最小的人。我覺得,他很快就會變成一代梟雄的,至少會相當的富有。

    還要說到秀秀,我覺得秀秀應該是喜歡小花的。畢竟他們是真正一起長大、一起承擔過事情的人,但是那種喜歡,未必就是我認爲的那種喜歡,因爲他們兩個對於對方太熟悉了,很多應該有的情愫,還未產生便成了另一種更深的東西。

    秀秀沒有再和我聯繫,也許是被我傷了心,也許是事情最後出現的慘狀和我那時候做出的決定,讓她無法再面對我。

    此時我的內心,已經修煉得足夠好。她這種逃避對於我來說,似乎是無關緊要的。

    最後要說的。就是悶油瓶了。

    有些人說,我最擔心的就是他。因爲他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他是一個爲了目的而一直往前走的人,就算他走的道路上豎立着無數的倒刺,他也會一直往前走,一路不管任何傷害,直到他所有的肉被倒刺刮掉或者他活着到達目的地。

    其實,對於我們這兩輩人來說,前一輩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一個大概輪麻了,唯獨對於他。他的目的,我真的是完全不知道。

    所有人的目的。我都可以清晰地列出來。但是悶油瓶,他似乎一直是一個很被動的傀儡。他在所有的事情中,似乎都是爲了別人的目的而行動的。

    然而,從我和悶油瓶相處的經歷來看,他是一個目的性非常明確的人,他每次進去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目的。從他的職業失蹤技能和一路上那種經常夢遊的狀態來看,他知道的一定比我們多得多。

    很多次我都覺得,在他心裏,我們的目的都是可笑的,而他的目的纔是核心。

    當時他拒絕了所有人的再次陪伴,毅然獨自走上了自己選擇的道路。

    “你們陪我走得夠多了,接下來的道路,是最後的道路,你們誰也無法承受,希望你們不要再跟着我了。”

    狗日的,這叫什麼事情,我們捲進了這麼大的一個陰謀裏面,我好不容易看清楚了狀況,卻發現悶油瓶心中根本不關心這些,他關心的是一件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情。

    當時我是否應該抱着他的大腿狂哭“不要丟下我們”呢?以當時的情緒和狀況,誰也沒有力氣這樣做,我們就這麼讓他走了。

    如今,這個被設計的陰謀似乎是結束了,我身邊的大部分謎團都已經煙消雲散但是,圍繞在他身邊的謎團,一直都沒有任何要散開的跡象

    而我和他分別之後,他就再也沒有了任何消息。

    各安天命,他一路向北,似乎是走向了自己的終點。從他離開時顯露的表情來看,我們當時所有的慘狀,對於他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

    我還記得胖子說的那句話:如果你身邊的親人有一個去世了,而其他人都健在,你會覺得這一次的去世,是一次巨大的浩劫。而如果你身邊的親人,在一年內一個接一個地去世了,你會慢慢地麻木。而小哥離開時的眼神,似乎就是後者。在很長的歲月裏,看着自己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地以各種方式死去,你發現任何人都無法在你身邊留下來,這個時候,對於死亡,你就會有另一種看法。

    比麻木更深的一層,就是淡然,對於死亡的淡然。

    時間緩緩過去,我一直在等待着那封信上所說的祕密被揭曉,但是一直沒有任何東西寄給我。一開始我每天去收兩次郵件,後來是一天一次,後來是三天一次,到最後是一週一次,卻一直沒有收到任何信息。

    我想,再也不會有任何郵件寄給我了,我又一次受騙了,而所有的一切,似乎就應該這麼了結了。

    我不傷心,甚至也不糾結。到了後來,我甚至是希望那封郵件不要來了。每週去打開郵箱,然後默默關上,在西湖邊看看風景,罵罵手下,這樣的日子,似乎也挺好的。

    事實上,那封郵件早就到了,但是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有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已經把那封郵件領走了,我是在很久之後才發現了這件事情。

    一年之後的立秋,我騎着自行車繞着西湖騎了一圈鍛鍊身體,雖然經過這段時間的鍛鍊,王盟已經是一個特別沉得住氣的孩子。如今這表情,表示他今天碰到了他自己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

    我問他怎麼了,他指了指邊上,我就看到,在鋪子的角落裏,站着一個人,他正在翻閱我們出售的一些滯銷的拓本。

    這個人的身形我相當熟悉,但是那一霎,我沒有認出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衛衣,身邊放着一隻很大的揹包。

    “小哥。”他轉過頭的時候,我認出了他。“你……怎麼……怎麼回來了?”

    他淡淡地看着我,很久,才說道:“我來和你道別,我的時間到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