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故事到這裏應該已經全部結束了,能知道的謎題我心中都十分淸楚,不能知道的我已經全部放下了。但是有些事情,還是值得提出來整理一下,對於整個故事的完整,有些好處。

    到現在我基本能確定了,張家族人確實是來自於關東,他們生活在關外少數民族聚居的區域,當然當時不是少數基本也可以知道,自蒙古族進入中原後,也就是中國元朝時期,是張家人活動最少的時期。他們幾乎全都隱藏起來了,一直到了明朝,他們才重新開始出來活動。

    張家內部有着極其嚴格的族規,張起靈這個名宇,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叫的,一定是要族裏選定的族長的繼承人才可以叫這個名字。

    所以當時纔會有張起靈計劃,他們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找到張家的現任族長。

    而且我猜測,張家那種奇怪的血液,並不是所有的張家人都有的,應該是一種隱性的遺傳,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病。張家族人中,只有少數人有這種奇怪的血液,而擁有這種血液的人中,血液效果最強的人,纔有可能成爲族長。而族長的夫人,必須也是同族中有相同血液的女性,這樣才能保證這種能力能夠延續下去。這就是所謂的族內通婚,但這樣也導致了另外一種遺傳病的長期遺傳,也就是失憶症。

    從民國中期開始,就再沒有任何人進人古樓了,這說明那時張家開始迅速衰退。原因是他們遇到了中國封建社會的終結,幾次革命都是完全的意識形態的革命,張家人再有財富和勢力,在這樣的新思潮的衝擊下,也從內部開始分崩離析。

    也就是這時。張大佛爺所在的小家族作爲其中一支力址,離開了張家的控制範圍。當時應該是張大佛爺的父輩,他們走時。沒有帶走家族的任何信息。他們仍舊在東北活動,但是放棄了張家之前的所有祖訓。開始大範圍地通商,漸漸變成了商人。之後日本人人侵東北,張大佛爺的上一輩人在當地抗日幾乎死絕了,因此,張大佛爺帶着族人逃往長沙。當時應該也是因爲關內盜墓的大本營在長沙,所以張大佛爺纔會去那邊。

    張大佛爺到了長沙之後,迅速擴張勢力,一方面積極抗日。一方面和當地的豪傑發展關係。當時是中國最動亂也最傳奇的時期,各路英雄豪傑輩出,慢慢老九門就形成了。其中三上門因爲張大佛爺抗日的關係,慢慢向軍界靠攏。抗日勝利之後,張大佛爺進人政界,他的背景使得他成了一個特別部門的總管。同時,他必須要找出張家人長壽的祕密。

    張大佛爺雖然完全不瞭解自己的主族張家,但自己父輩的記憶中怎麼都會有一些印象,再加上在張家的書籍中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記載,因此。他知道了自己祖先的所有祕密都在張家古樓一一張家的羣葬墓穴之中。

    他需要找到張家古樓。

    首先他開始了張起靈計劃。尋找在戰亂中已經完全不知所終的張家族長。

    大量和張起靈同名同姓的人被找了過來,但是始終沒有找到正主。當時的老九門,全都在張大佛爺的監控之下。一方面是保護,另一方面也是監視終於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他們找到了張起靈,在他的帶領下,老九門進行了那次史上最大的聯合倒鬥活動,但損失慘重:

    那次活動,導致了兩個後果。

    第一是張起靈的權威性受到了極大的質疑,整個組織分成了兩派,有一派因爲是被張起靈所救。像霍老太這一批老九門中最聰明的,就力挺張起靈。把張起靈當成神靈一樣來膜拜,因此張大佛爺家族的控制變得十分尷尬。另一派則把活動失敗的所有責任全部推給了張起靈。而在張大佛爺家族這一邊。整個派別也變成了兩派,張起靈一派面臨被清洗,而第二派因爲和上頭關係緊密,勢力越來越大,雙方最後互相傾軋得十分厲害。

    我爺爺萌生了強烈的退意,他不想再看到有人爲了毫無意義的事情而死亡,看到這些昔日的英雄豪傑爲了追隨張大佛爺而枉死,所以一直站在張起靈這一邊。張起靈因爲那次活動受了重傷,醒來的時候完全失去了記憶。

    我爺爺對自己的三個兒子做了安排,他知道自己的下一代一定是逃不過的,但是睿智的爺爺看到了事情發展的契機,他希望在我這一代,能夠完全將吳家帶出這個怪圈,於是爲我的父親、二叔和三叔,各自設計了他們的人生。

    爺爺的設計十分巧妙,所有的事情完全依據三兄弟的不同性格。他選擇了最工於心計的二叔作爲自己的接班人,而希望我的父親和最無法控制的三叔能完全脫離組織的控制。

    然而,他最沒有想到的是,三叔的逆反是他無法控制的。三叔不僅成爲了兄弟三個中盜墓技藝最高和草莽氣最重的人,也變成了上頭最看好的人才之一。

    結果,二叔反而變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

    老九門的第二代,吳家的代表人物,變成了吳三省,三叔當時並不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當然,上頭也不知道三叔並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

    而其他各家全都有自己的打算。霍家因爲和上頭的聯姻關係,一直在爲張起靈周旋權衡。和所有的女人一樣,霍仙姑在那段時間竭盡所能,保護了張起靈的生命。

    而解家,解九爺在這整個局裏是真正看得最透的人。他知道,像我爺爺那樣的逃避,翟仙姑那樣的周旋,都完全不能解決問題,最後老九門一定會完全被毀滅,他在歷史上看到了太多這樣的例子。

    解九爺在明白了這一點之後,便開始下一盤非常非常狠毒的棋。他找到了自己的兒子,落下了第一顆棋子。

    老九門的反擊從解九爺的奇謀開始了第一步。

    關於張家古樓的後續考古工作,是老九門第二代的第一次集結。他們並不知道。這是一次多麼危險的探險活動。除了幾個核心的人,其他人並不知道,當時的那次活動。其實並不是考古。而是一次送葬的活動。對於張家古樓的考古研究,在一九七〇年就已經完成了。這都歸功於當年這史上最大的考古活動所取得的大世資料(這大部分的資料都是當時大金牙金萬堂所獲得的成果)。

    這是一股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力址,這支隊伍由當時得勢的張大佛爺家族帶領,完成了所有的考古勘探活動,但是在進入張家古樓之後,這支隊伍全軍覆沒了。

    爲此,上頭才啓用了已經面目清晰的第二代。這一支隊伍被盤馬破壞,當時只有在地下勘探的幾個人倖免於難,但是等他們回到地面上時。解九爺的隊伍已經接管了一切。

    這一支隊伍完全沒有執行任何任務,他們把要下葬的棺木焚燒,用鐵水封住了屍體,毀掉了所有資料,帶着屍體開始了逃亡。而發現了異樣的組織,開始天南海北地追捕他們。

    他們在逃到杭州的時候遭到了最大範圍的追捕,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求助於我爺爺。而當時,我三叔正在以蓋鋪子之名,探索杭州地下一處南宋的隱祕皇陵。我爺爺就用了一招金蟬脫殼,把那具屍體藏人了南宋的皇陵之中。

    而解九爺的人在那時候化整爲零,混人了組織內部。開始有目的地大量破壞相關的資料,殺死或替換關鍵人員,霍老太就是在那個時候,發現自己的女兒有一些不對勁。

    同時。解九爺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救出張起靈,當時只有格爾木的療養院是任何人無法染指的,所有核心的資料和人全部在裏面。

    研究繼續進行,假的考古隊接到了西沙考古的命令,前往西沙。就在考古隊在西沙整合裝備的時候,真正的霍玲和文錦。使用了假的密令,把假翟玲和假文錦調往了長白山。而自己混人了假的考古隊中。爲了給自己帶來幫手,文錦找到了三叔。而解九爺的內線,終於在那個時候,成功地把張起靈調出了療養院。

    其間,解連環爲了獲得更大的支持,和裘德考有了聯繫。裘德考的內部關係,爲解連環得到西沙古墓的第一手資料提供了幫助。

    這是三叔第一次介人到此件事情當中。當時解九爺已經去世,解連環發現隊伍中出現了問題,但是一時間,他不可能發現是因爲掉包的人被掉包回來了,此事的溪曉之處非常莫名。解連環和解九爺不同的是,他沒有解九爺那麼絕情,可以爲了最終的目的犧牲掉一切。他對於吳三省的出現十分納悶,於是,他也混入了隊伍之中。

    當時解連環的計劃應該是順着解九爺的思路,找一個人替換掉吳三省,所以他事先帶着一艘船。遠遠地跟在考古隊的船後面,船上有一個他準備好替換吳三省的人,這個人肯定是解九爺很久以前就準備好的。

    吳三省完全不受任何控制,之後便發生了之前三叔敘述的事情。解連環和三叔在海底的事情是三叔虛構的,因爲那是他們第一次在一個完全不可能有人監視的情況下單獨相處。

    他們在古墓中發生了激烈的衝突,三叔那個時候完全處於巔峯狀態,身手、警覺、魄力和兇狠彌補了他的件事。那個黑暗中的人在襲擊三叔的瞬間就被殺死了。

    應該是在三叔的逼問下,或者是在某種契機下,解連環和盤托出了整個計劃。於是,在海底墓穴的墓室中,兩個人進行了一次合謀。本身解九爺已經把整個組織搞得很不順暢,而三叔的加入,改變了解連環從解九爺那邊繼承下來的計劃。

    三叔的決絕和魄力正好彌補瞭解連環的缺陷,再加上他本身的謹憤,他們開始一個快速的、更加大膽的計劃,要完全毀掉組織的核心層,也就是張大佛爺的後裔

    這其中最核心的一點就是,他們必須找到療養院。於是解連環戴上了三叔的面具,演了一出雙簧。在海底墓穴中,三叔用禁婆香迷倒了所有人。然後用解家的船把人運到了岸上,送還給了組織。

    禁婆香這種藥物極其特殊,神志迷糊的時間非常長。解連環假裝第一個淸醒,編了一個故事。把他們運到了療養院中。之後解連環和三叔裏應外合,同時使用計謀,切斷了療養院和組織的聯繫。

    與此同時,被騙到了長白山的另一支隊伍,不出所料在雲頂天宮出了事。我們在死循環中看到的乾屍,就是這批人的屍體。根據屍體的數量再結合順子的敘述,當年進去的人應該沒有全軍覆沒,我想能假冒文錦和霍玲的人。想必還是有些身手的,不知道她倆是不是逃掉的那兩個。

    但是,情況在這裏發生了變化,此時所有的隊伍分成了三批人,一批是逃脫後的陳文錦他們,一批是三叔和解連環,還有一批是悶油瓶。

    真正的三叔一直在尋找解連環和陳文錦那批人。而陳文錦他們在逃出療養院的過程中,發現已經無法信任任何人。顯然,解連環和吳三省都是不值得信任的,他們會爲了達成目的犧牲掉他們。而組織則更加不可信任。他們爲了逃避追捕和尋找真相,開始了格爾木探險,並且建立了錄像帶機制。開始警告第三代。

    我想到這裏,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暖意,在整個局勢裏,所有人都是功利的、血腥的,唯獨這兩個女人領頭的隊伍,在面臨如此巨大的閒境時,想到的還是保護和探索,

    而三叔和解連環,一直蹲守杭州。四處尋找其他人的蹤跡。我相信三叔那麼執著,確實是因爲對陳文錦的感情。但是,不可否認。也有可能是解連環爲了杜絕後患,一直想除掉他們。而文錦和我見面的時候提醒我三叔是假的,也是這個原因。

    此時對於解連環的祕密追捕已經到了空前緊張的程度。解連環最後來到了杭州,一直躲在三叔的鋪子下面,看守着那具棺木,等待着日期的來臨。而從那之後,我所見到的三叔,其實是兩個人,只是因爲當時實在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人皮面具這麼完善的技術,這兩個人又確實在很多方面都十分相似,所以實在很難分辨。

    在這期間,我感覺到三叔神出鬼沒,其實是因爲有兩個三叔的緣故。這兩個三叔對於一切都非常熟悉,只是性格有些不同,他們同時在做一些事情,各有自己的做法和線索,所有的線索交雜起來,纔會變得複雜詭異。

    我無法分辨,什麼時候我面對的是吳三省,什麼時候我面對的是解連環,但是我也淸晰地記得,我不止一次地覺得三叔的性格變了。但是無關緊要,他們就像雙生子一樣,爲了同一個目的,一直在不停地奮鬥着。

    話說兩頭,此時文錦和霍玲帶着他們的人,對格爾木的考察已經告一段落,而她們的身體也因爲誤食了丹藥而發生了很多變化。霍玲的變化尤其快,已經開始有些神志不清,記憶力減退。他們利用廢棄的療養院作爲休息的場所監視着霍玲。

    而悶油瓶有着他自己的目的,他回到了張家古樓。可惜之後他生來就有的張家的失憶症犯了,之後被人當成肉餌,放人了古墓之中釣屍,被陳皮阿四所救,又重新回到了衆人的視野裏。但是,此時的組織和當年的不可同日而語,已經變得似有似無,沒有那麼大的控制力了。

    當時三叔和解連環覺得事情十分溪曉,他們從三叔鋪子底下的古墓中,取出了當時張家古樓的一件戰利品一黑金古刀,用來試探悶油瓶。與此同時,裘德考開始全面地介入到事情當中,不甘心再當一個投資者和被騙者。因此,纔有得到裘德考各種資料的金萬堂到了我的鋪子裏找我。

    三叔看到當時的戰國帛書之後就意識到。裘德考現在成了心腹大患,必須加以控制,於是組織了第一次的七星魯王宮的探險活動,沒有想到,事情從此一發而不可收。

    (《大結局。下》完)

    (《盜墓筆記》第二季完)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